2019 M&O PARIS 新銳設計師獎得獎的是…USA


一位用花朵和夢幻泡泡綴亮房間的燈具設計家,及一名有著中西部工業區傳統血脈的產品設計師,再來是一對雕刻金屬家具的藝術家表兄弟。這些才華洋溢的美國設計師們獲得2019年新銳設計師獎。MAISON&OBJET巴黎時尚家居設計展,一個唯一集合全球設計精英,連結室內設計與生活風尚的全球指標性展覽。新銳設計師們是設計界珍貴的閃耀新星,繼英國、義大利、黎巴嫩及中國後,由專業的評審團選出六個具有卓越技能及創新的設計師或設計團隊。

美國的年輕設計師們常聚集於洛杉磯、芝加哥、西雅圖等這些設計之城,他們在這分享資源,舉辦展覽交流等。但若要選出一個代表美國的設計之都,非紐約布魯克林莫屬。在這六位新銳設計師中,有五位來自紐約。(第六位的Alex Brokamp生活於南加州)。這個地域性的集中現象,只是評審們對各個卓越人才的才華認可,不應該把他們當作布魯克林的一個群體來看。

但不可諱言,布魯克林(Brooklyn)是一個21世紀創意爆發的重要聚落,從市中心商業區的房地產開發,到畫廊及藝術家的進駐重塑了Williamsburg及Bushwick周邊地區,還有現在繁榮的工業城區Sunset Park及the Brooklyn Navy Yard。Sunset Park的工業城區擁600萬平方英尺的開發項目,其中包含事務所、工作坊和供應商等,使成為今日美國獨立設計師的生態系典範。

這一連串新銳設計師的精采活動,將在2019年9月6日至10日於巴黎北部維勒班特展覽中心(Paris Nord Villepinte)M&O展會上登場。

「在過去幾年,我們專注在歐洲、中東及亞洲,接下來將重心轉向另一個偉大的設計國度,」MAISON&OBJET主辦方SAFI公司的行政總裁Philippe Brocart表示。「美國的廣大和文化多元性完成了許多令人嘆為觀止的設計成就,我們很開心能夠發掘到新一代設計人才,期待他們九月將在巴黎爆發的影響力。」


七位評審團

本屆的新銳設計師由七位來自美國的設計專家,用他們豐富的經驗及深遠的視野挑選出新秀。Rafael de Cárdenas為紐約跨領域的建築事務所Architecture at Large創始人之一,客戶包括Baccarat、Cartier、Christie‘s、Dornbracht和Swatch集團等。而Odile HainautClaire Pijoulat,同為WantedDesign的聯合創辦人,每年一度於曼哈頓和布魯克林舉辦的國際展會,八年前的第一屆舉辦即在紐約設計圈大受好評。還有Jerry Helling是北卡羅來納州的Bernhardt Design總裁兼創意總監,他也是每年受矚目的紐約國際當代家具展(ICFF)的幕後推手。

Nasir Kassamali與他的現代設計商店Luminaire共同塑造了美國人的品味,他和他的妻子Nargis於1974年在南佛羅里達州開業,而後又擴展到芝加哥。今年11月Luminaire在洛杉磯開設了最新的展示間。 紐約Rockwell集團的領導人David Rockwell因其熱門的辦公室、住宅、酒店、餐廳和百老匯舞台佈景設計而一再受到表彰,到目前為止,他一共獲得了六項托尼獎(Tony Awards)提名,且獲得一項。 Rosanne Somerson,是一位富有經驗的家具設計師,於2015年成為羅德島設計學院(Rhode Island School of Design)的校長。在她的指導和寫作中,她強調批判,用手工的作品當作現代科技的反思工具,並利用手工提供其解決方法。


Odile Hainaut and Claire Pijoulat of WantedDesign

美式風格

擁有無限可能及多樣性的美國,沒有單一國家專有的設計特色。反而因它的多元文化而交織成各種不同的精彩故事。在這廣闊的國家,我發現到一個共同的現象, Odile Hainaut說:「我們所看過的年輕設計師,他們大多都對手作感興趣」。Odile Hainaut與Claire Pijoulat為WantedDesign的共同創辦人,「她們並非只是坐在電腦後的設計師,而是會一起參與製作的企業家,她們的工作是關於材料的、有觸覺性的」。WantedDesign每年在曼哈頓及布魯克林舉辦設計展會。它是一個許多美國新興設計人才會一同參與的盛會。


ALEX BROKAMP

若要用一件作品完整標示出Brokamp的設計方向,那就是他在2019年紐約設計節(NYCxDesign festival)時,被紐約國際當代家具展(ICFF)選入展出的Collate咖啡桌。他使用了數控雕刻機在鋁板上鑿出同心圓,「讓製造過程創造作品」他解釋。

在俄亥俄州的城鎮Cincinnati長大,他從小看著他做水管工人的祖父長大。
「我認為我的設計裡帶有藍領的美學內涵」27歲的Alex Brokamp說。 他的許多作品都與這些生活常見的工具元素有關:減速帶、棧板、曬衣繩、外送車上的圖片。Brokamp從那些無聊平凡的事物中攫取靈感,重新賦予它們魅力。例如:他的凹凸鏡,鼓勵使用者於工作前或於社交活動前,放慢速度檢視鏡子裡的自己。還有他的Handle With Care餐桌,上方的玻璃箱子像包裹般疊放在鋁合金托盤底座上。


BAILEY FONTAINE

Bailey Fontaine於芝加哥藝術學院(School of the Art Institute of Chicago)學習產品設計後,甫到紐約時發現直線元素常出現在自己的作品中。 23歲的他說:「我大概是十萬分之一個說創作靈感來自於自然形式的設計師吧」,從小於康涅狄格州的小鎮長大。他同時也是被周圍世界影響的百萬分之一,例如從他的作品中可以看到大都會內嚴謹的幾何圖形。

Odire Hainaut與Claire Pijoulat一起提名Fontaine,描述他是「一位擁有真正熱情、富有野心、才華橫溢的年輕設計師」,「當他在想像新系列產品的時候,給自己很多自由發揮。」「他身兼設計師、製造者及企業家於一身」 Hainaut補充說:「幾乎沒有美國年輕人與他一樣。」


綠河專案

五年前,31歲住在紐約的Ben Bloomstein和 32歲來自加拿大維多利亞的Aaron Aujla,他們在紐約北部的希爾斯代爾鎮的綠河附近建立了一個專門藝術畫廊。後來他們把畫廊搬遷到布魯克林,保留了他們新藝術空間和設計畫廊的名稱:綠河專案 Green River Project。因藝術的經歷訓練,這兩人替私人客戶做室內設計專案、訂製家具及配件。他們也設計自已的產品,每年發表四個系列於曼哈頓東村的畫廊內販賣。

這些系列是利用各種不同的材料製作的,每種材料都富獨特表現性。它們包括:非洲桃花心木,因為夥伴們想要看起來像生煙草的木材;鋁,其靈感來自克萊斯勒大廈;竹子,則是向Aujla的南亞血統致敬。


HAROLD

Reed Hansuld與Joel Seigle於2015年創立了位在布魯克林的設計工作室,它的名字叫Harold可視為是一種回歸,不僅僅因為它的名字讓我們想到一位中世紀穿毛線衣抽著菸斗的男人,也因為他們的祖父都剛好叫做Harold。這家公司生產用來保存唱片的層架、室內陶瓷盆栽和許多木製的物品:例如用楓木屑製成的香菸濾嘴。Joel 的祖父Seigle’s Harold創立的木材公司,至今仍為家族事業。

「當我們創立這家公司時,里德和我是室友,開始製作我們個別需要的東西」他說。「我們是在電腦發明以前理解生活的那一代人,這應該是現今世代難以想像的。」(Seigle,29歲,在芝加哥郊區長大,於普拉特研究所學習工業設計;31歲的Hansuld是一位來自安大略的家具工匠。)「跟上科技是如此困難」Seigle補充道。「回溯舊學校的製作方式」是一股衝動。


KIN & COMPANY

「我非常建議表兄弟姊妹成為互相的商業夥伴」Kira de Paola說,2017年她與堂哥Joseph Vidich共同成立Kin & Company設計工作室。「既沒有夫妻間的包袱,也沒有親兄妹間的累贅。對商業夥伴來說這是完美的親密距離。」雖然38歲的De Paola於加利福尼亞州出生;41歲的Vidich在曼哈頓長大。但他們常在家族聚會中見到對方。在De Paola搬到紐約上大學後,彼此的社交圈重疊外,也因Vidich畢業於建築系,De Paola工作於高端定製家具,而讓他們對專業的家具設計製造有共同的興趣。

幾年前他們開了一家金屬鑄造店,開始生產構件。然後在WantedDesign 2017年的展覽會上,他們折疊工業鈑金的兩邊,使它們朝向不同方向,創造一個靠牆的椅子,或者是從另一個方向彎曲的側桌。


ROSIE LI

在2011年,當時就讀羅德島設計學院(RISD)的高年級學生Rosie Li向教師們及客座評審們發表她的畢業論文專題。這個作品是由藝術家Frank Stella啟發的三角壁燈,其中一位照明設計師Lindsey Adelman看了非常驚豔,拍下快照傳給另一位紐約的設計製造商Jason Miller。

「這開啟了我在照明方面的職業生涯」,30歲的Li在加利福尼亞州帕洛阿爾托(Palo Alto)長大,她回憶說。Miller不僅生產了這種名為Stella的燈具,而且讓Li成為他的公司Roll & Hill的員工。如今,她在布魯克林獨立工作,設計製作裝飾燈具,其中有許多以棕櫚葉、銀杏花或月桂葉等植物為主題的燈飾。她的最新系列Bubbly與燈泡吹製者合作,由固體和發光球體組成。

Li的裝飾風格看起來隨性自然,但其實是經過嚴謹分析過程的產物。「隨著Instagram和其他社交媒體的急速增加,我們可以看到任何東西,一切都在那裡,它就變得有點多了,”她說。 「這樣你的思想只會飄忽不定。 但是我發現設計師的角色需要像篩子一樣過濾掉這些太多的可能性,努力地將你的想法提煉成最純粹的形式。 在睡前,我總問自己:「你想在這裡做什麼?什麼是你的清晰願景?」

圖文資料提供/M&O巴黎時尚家居設計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