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師經典在疫情下會掉價?亞洲拍賣出現新進展?2020三大春拍的職人觀察


疫情之下,蘇富比、佳士得、富藝斯等香港春季藝術拍賣會延期至今,將在七月中上旬連番上陣。鑽研藝術市場十年,並深有斬獲的藝術顧問周士涵,對於本次拍賣會雲集的觀察。

奈良美智,《知慧熱》,壓克力、畫布,110 x 120.2 cm,1999年作,預估價:1,000萬至1,500萬港元。©富藝斯

歐美經典,揭開亞洲拍賣新格局

周士涵首先認為,從蘇富比帶來大衛・霍克尼(David Hockney)這位當代藝術界殿堂級人物的重要作品《三十朵向日葵》看來,國際拍賣會於亞洲除了「既往亞洲線當代藝術之外,要承接到新的格局」。

在過去,一方面基於文化傳承的熟悉感,另一方面,亞洲現當代藝術金額不若歐美價高,紐約、倫敦夜拍展品起拍價三百萬美金(約新台幣九千萬元),到亞洲已是最高價區。然而由於近幾年,常玉作品破了十億,奈良美智也到七億,還有許多藝術家身價不斷竄起,使得國際拍賣會認為亞洲市場有望收藏西方的經典名作。

大衛・霍克尼,《三十朵向日葵》,1996年作,油畫畫布,182.9 X 182.9 公分,估價待詢。©蘇富比

經典藝術不畏疫情,硬資產價高不下

無論東西方,藝術史仍以歐美藝術為正宗脈絡,而經典藝術品屬金融資產範疇,在亞洲企業逐漸要將藝術品往金融資產方向配置時,歐美作品在亞洲拍賣會上當為往後拍賣會的必要走向。

而在疫情之下,這些歐美乃至亞洲大師的作品是否有低於行情出售的可能?周士涵表示,高價藝術品的流動有三個D──Death(死亡)、Debt(負債)、Divorce(離婚),如今環境尚且不到Debt階段,天價藝術品不輕易拋售,並且在不確定的年代,大師的經典作品作為硬資產,反而會讓價格居高不下。

(左)趙無極 《22.6.63》,1963年作,油彩畫布,146 x 89 公分 估價港幣38,000,000 – 58,000,000。
(右)《24.10.63》,1963年作,油彩 畫,194 x 97 公分,估價港幣 45,000,000 – 65,000,000。©富藝斯

在此脈絡之下,本次各大拍賣亞洲的經典藝術作品,無論是常玉趙無極草間彌生等大師,以及中國近來頗受矚目、價高難尋的劉野,皆可預期其拍賣佳績。

劉野,《天使合唱團(紅)》,1999年作,預估價:2,000萬至4,000萬港元。©富藝斯

潮流正夯,二代收藏家皆關注的富藝斯

再則,在關注蘇富比、佳士得的經典藝術拍賣之餘,周士涵也將目光看向二代收藏家重視的富藝斯。富藝斯甫入亞洲市場時,率先引進KAWS、Daniel Arsham、MADSAKI等與名牌或潮流等跨界合作的藝術家,並取得良好市場反應,使得這些藝術家對富藝斯擁有極高的忠誠度,也讓喜愛潮流藝術的二代收藏家將注意力轉向了該拍賣會。

MADSAKI,《亞維農的少女2號》,243.5 x 233.5 cm,2016年作,預估價:200萬至300萬港元。©富藝斯

搶標須注意!資深藏家揭秘訣

而在關注潮流作品的同時,周士涵也提醒藏家,新興藝術家在市場的拍價高,仍需考量其價格的增幅。資深藏家在多在收到拍賣畫冊後,即開始評估畫作的經典性。唯有該拍賣作品當為藝術家的精品,才不致有創了天價搶到標的,在美術史上僅只是藝術家一般作品的狀況。此外,縱有目標作品也需判斷其價格區間,如果現場超過預算,便不宜再執著搶標,畢竟責任在己而非畫廊或拍賣會,需時刻自我斟酌。

常玉,《綠色背景四裸女》,估價待詢。©蘇富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