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國美館走春】喜牛迎春,穿梭風格新穎的吉慶年畫間


年節假期與親友相聚,不僅能在家中慶團圓,更能趁過年走春,感受難得的同遊之樂。國立台灣美術館規劃「喜牛迎春──牛年年畫特展」,讓屬於年節的藝術與你我同在,以吉祥圖騰安穩你我心靈,與家人共祈一個美好牛年。

pastedGraphic.png
李迪權,〈牛〉。

年節將近,商店裡開始販賣春聯、紅包,整個城市的色彩日益熱鬧。然而這並非現在才有的情景,在《過一個歡樂的宋朝新年》裡即提到,如果你我穿梭回宋朝這個與我們同樣是住商混和的年代,新年時走在街道上,你看見到的民宅門口會是這樣的:

一座門樓,兩扇大門,門上各貼一幅年畫,門框各貼一幅春聯,門框外側的牆垛上各掛一個桃板,桃板與春聯的下方地上則各插一枚桃符。

這樣的陣仗,怎麼看都比現在的春節用品組合包繁複許多。春聯的前身「桃板」與插地的木刻桃符都不再使用,而雕版印刷成熟普及後,年畫、春聯這樣的印刷品卻是一路廣傳,以喜慶文字與圖像為媒介,將傳統習俗傳襲下去。有趣的是,從《俄羅斯典藏晚清木版年畫》一書能發現,由於年畫主題從驅鬼避邪的武將門神與鍾馗,到隱寓吉祥喜慶圖像的主題,都擁有豐富的民俗藝術風格,使之也成為外國人到中國的紀念品選項。

pastedGraphic_1.png
劉洋哲,〈昇.空〉。

七八百年過去,隨著潮流發展及時代社會環境的改變,在現代社會習俗走向簡便化的過程中,張貼年畫已不再是理所當然的年節場景。為喚起人們重視年俗節慶活動,保留傳統文化資產的延續,「中華民國版印年畫徵選活動」迄今已邁入第36屆,今年得獎作品,更在國美館「喜牛迎春──牛年年畫特展」熱鬧呈現,要想感受新年氣息,年節走春,這個展可謂是最佳選擇。

在展覽當中,可以顯見當代版印年畫的意象與表現,已從應景裝飾的需求邁向各式版畫技巧運用,表現兼具傳統文化與當代創意的創作。瘋設計邀請本次年畫徵選活動評審召集人黃世團,從今年得獎作品中,來為我們介紹當今年畫的特色。

pastedGraphic_2.png
陳水財,〈四季平安〉。

溫暖年味:美好元素的新穎展現

「過年很寒冷,版畫的表現要讓內心感到溫暖。」黃世團表示,年畫做為過年張貼的圖像,在視覺呈現上有過年的歡欣之外,最重要的是在精神上要有「年味」。年味的展現,可以在畫作元素的選擇上,能使用含有吉祥寓意的物品,例如在今年首獎作品金炫辰〈牛喜迎春〉中,有臺灣水牛象徵勤儉樸實、瓶子代表的平安祝福,還有烏龜、金元寶、桃子、招蝶的百花,在傳統中都有對應的美好象徵。

而這些具有傳統美好意象的元素,在畫面中非以過往那種大紅大紫、直白花俏的方式展現,而是以讓水牛意象轉化成寧靜湖水,讓各種吉慶圖騰縮小,並且以低彩度的方式呈現,讓富有年節氛圍的畫面呈顯可愛的輕盈美學質地。

pastedGraphic_3.png
金炫辰,〈牛喜迎春〉。

反璞定心:在祥和安穩畫面中療癒

2020,我們度過了非常特別的一年。後疫情時代,讓許多人感到緊繃、慌亂,黃世團表示,「人有兩種狀態:生、活。保持生命力,才能活。」然而生命力的展現不一定要熱鬧喧騰,而是能反璞歸真,在生活的根基上平安快樂,感受到活著的喜悅──節慶的的吉祥祝福,其實也是一種穩定自己的方針。於是,在這樣需要安放精神的一年,或許能在畫面中安穩休息,比吸睛亮眼的五彩奔騰,更能獲得共鳴。

首獎作品中,金昱慈的〈臺灣牛耕耘豐足〉即是這樣的畫作。質樸的鄉野風光、悠然自適的人與動物共存於畫面中,帶出了桃源般的祥和氛圍。在創作裡,色彩不特別強調喜慶年節,唯一的紅更是帶橘如陽光,使人能在豐饒自然裡放鬆下來。

pastedGraphic_4.png
金昱慈,〈臺灣牛耕耘豐足〉。

活的藝術:以當下素材沿襲美善習俗

年畫源於傳統,更源於生活。在宋人筆記中,人們以一頭駝著兩大筐乾柴的胖驢子表現「財門鈍驢」,寓意來年發帶財,然而在現代社會中,不再使用驢子為運貨工具,籮筐與柴薪也不再出現在城市生活中,黃世團認為,在年畫創作上,「傳統像繩子一樣拴著走,但綁在繩子上的能改替為現代物品」,如此,才能在不重覆過往的表現下,沿襲傳統精神,而這樣的路徑,才能讓這項藝術能繼續成長。

表現元素也可以很現代生活,於是,張鴻煜在其首獎作品〈飛牛迎春〉中,讓傳統圖畫裡那騎飛牛的金童,以及門神意象,都戴上了口罩,前者更穿著一身現代休閒服,手捧大支注射針。在疫情肆虐的一年中,今年的年畫作品與其他藝術品相同,出現了防疫物件,想必往後回顧時,定能喚起許多人的回憶。

pastedGraphic_5.png
張鴻煜,〈飛牛迎春〉。

風格時代:從本質出發跨界創作

黃世團認為,由於年畫由生活轉向藝術化,許多評審來自於藝術界各領域,個人風格的展現在評選時會顯得特別重要。於是在本次得獎作品中能發現,許多跳脫傳統表現的版畫會更容易被看見。於是,擬人的〈牛轉乾坤〉、拼貼似的〈瓶花〉即在當中脫穎而出。

「特殊元素標榜風格,太正常感動不了人。」傳統直覺方式操作久了,容易流於俗套,當漫畫、拼貼等其他領域與版畫相互激盪,容易讓人產生新穎感受。然而特殊突破仍舊要符合美學經驗,藝術家當從顏色、線條、美感中,體現出情感。「一幅畫看三分鐘沒感覺,那就是失敗的作品,因為它不讓你感動。」「越看越有味道,才有生命力。」黃世團表示年畫求新求變,但不能拋卻對藝術本質的堅持。

pastedGraphic_6.png
黃少傑,〈牛轉乾坤〉。
pastedGraphic_7.png
李宣霈,〈瓶花〉。

年畫作為一種版畫,擁有圖案、刻痕、印品這三種元素,需要套色、試版,並非如繪畫那樣隨心所欲,於是它擁有一種間接性的特質。也是因為這樣的特點,讓黃世團認為版畫如人生般積極,昨日種種是穩定傳統的、已然過去的基礎,今日能再試行改進,使得未來充滿希望。面對越來越多版畫課程的開設、比賽的舉辦,黃世團對於這項藝術的活力抱持了樂觀期待,從他認為「藝術能改變他人情緒」這個觀點看來,年畫這樣乘載多樣吉祥寓意的媒介,就該在這個需要美好慰藉的世界裡恆常恆久。

衍伸閱讀

pastedGraphic_8.png

書名:過一個歡樂的宋朝新年

作者:李開周

宋朝是個魅力十足的朝代,商業發達、文化繁榮,市井小民的小日子過得舒舒服服、多采多姿。距離我們七、八百年,但現今的新年習俗幾乎都能從宋朝找到源頭,像是祭灶、擺春飯、壓歲錢、除夕守歲、元旦燒香、貼春聯、放鞭炮、初二回娘家、十五元宵等,都能和宋朝遙相呼應。

編輯推薦:這本書能讓我們從年畫開始興盛的年代,拉開視野看一看當時的新年模樣,從而感受傳統習俗的流變與整體氛圍。我想,看完這本有趣的小書,再回過頭來看年畫與年節,心情會變得不太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