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祕學觀藝術 由繁入簡的極致純粹─皮特.蒙德里安 Piet Mondrian


「垂直與水平的直線,傳達了兩股對立的力量,無處不在地支配著萬物,相應組成了『生命』。我發現在自然中,若有任一特定面向能達成平衡,必然仰賴其相等的對立面。」這一段話來自皮特.蒙德里安( Piet Mondrian, 1872-1944)。

蒙德里安最為著名的就是方格、黑線、三原色,在現今的建築、家具、印刷和裝飾藝術等等,依然可見他的影響力。

《紅黃藍黑的構成II》(1929),收藏於蘇黎世美術館。

第一次看到蒙德里安著名的「紅黃藍黑構成」作品時,在完全不了解他的情況下,說真的還真傻住了,不知從何看起。雖然從美感的直覺上,能夠意會到「這絕不是隨隨便便開個表格來合併儲存格填色」,而是有著神奇的平衡感與韻律感的精心佈局,但依然沒有具體聯想可以前去。

直到閱讀了他的資料,才明白他所追求的是一種接近宗教的哲學狀態,而且,他一生經歷了幾次繪畫形式的重大轉折。現在眾所皆知的幾何抽象風格,是生涯中期才出現,並且經年累月成熟起來的。而他早期作品,寫實功力之深厚令人驚訝也驚艷,同時也能在當中看見他漸漸展現「使用線條來表達精神狀態」的傾向(例如1905年的《Farm near Duivendrecht》)。

他繪畫形式的轉變過程,在1912年先後完成的兩幅《靜物與薑汁罐》(Still Life with Ginger Jar ) 就是一個很清楚的展示。

《靜物與薑汁罐I》(1912),收藏於所羅門·R·古根漢美術館。

《靜物與薑汁罐II》(1912),收藏於所羅門·R·古根漢美術館。

在他的個人生平與藝術的關聯中,後世許多人認為宗教與戰爭是兩大關鍵。我覺得從這一點來談占星上的行運非常有趣。

原本跟隨父親篤信清教徒的蒙德里安,在1909年時,加入一個通神論者協會,改變他看待生命萬物的視角。而當時,天上的海王星正在對他的整張星盤強力作用中,尤其是他專司藝術創造的第五宮。

海王星往往會去消融邊界,從物理學的角度來說,就像把一切都變成原子,你我都是天地蜉蝣,而人們也是在這種時候領會了「更高層次」,產生了我與眾生一體的體悟——而蒙德里安加入的通神論者協會,使他採取新柏拉圖主義,而該主義正是主張所有存在皆來自一源。

《百老匯爵士樂》(1942-43),收藏於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MoMA)。

在此同時,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蒙德里安決定以藝術宣揚和平,集結志同道合者,致力於新造型主義,並簽署反戰的「風格派宣言」,開啟了接續近二十年的關鍵轉變時期。他希望能透過找尋萬物的規則來帶給世界秩序。

這段時間,正是天上的冥王星(戰爭)在他的第五宮(藝術創作)走動的時間,最後與他的木星(理念、社會秩序)相聚後道別。這段時間可以看見我們所熟知的蒙德里安已成形,《紅黃藍構成》(Composition with Red Yellow and Blue, 1928) 便是此時期的名作之一。

誰想得到,這些看似極簡無機的畫面,竟然是蒙德里安對世界大同的期盼,而那些直線與色塊,所敘述的則是他對自然萬物的寧靜崇拜。知道了他的精神之後,不免覺得,被歸為「冷抽象大師」的他,心裡竟是如此溫熱。

《紅黃藍構成》,收藏於塞爾維亞國家博物館。

撰文/七本音

圖片來源圖/wiki、artnews

神祕學觀藝術 越過道德的邊境 巴爾蒂斯(Balth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