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療癒之所:古城】從 隈研吾Ace Hotel Kyoto ,走讀京都三大新開業飯店


【2020.06專題簡介】隨COVID-19走向後疫情時代,社會逐漸擺脫失序、人心也不再怔忡不安,但距離重返常軌仍有段復原期,這裡就姑且稱之為療癒時光吧。《瘋設計》編輯部以空間為軸心,在六月推出「療癒之所」專題報導,觀看建築空間如何以貼近人心的溫度,讓我們感受生命依舊真實與豐盛,願好好療癒,再平穩地走向未來。 

創刊百年的美國權威雜誌《建築文摘》(Architectural Digest),6月中旬公布AD第一屆飯店獎名單,藉此鼓舞過去一年最佳的新開業飯店。迄今新冠病毒(COVID-19)陰霾不散,全球封鎖狀態讓各界經濟飽受蹂躪,其中頓失觀光人潮的飯店業更首當其衝。 在此艱難時刻,《建築文摘》以「旅行雖未能成行,但好設計經得起考驗」為題旨,期待疫情消弭後,好建築、好空間依舊存世,並再現往昔人車輻輳、賓客盈門的榮景。 

這次所選出的24間最佳飯店,日本京都就囊括了三處,京都長年躋身關西最熱門的觀光城市之一,亦是國人繼東京、大阪後最常旅行和造訪的城市。截至目前,日本暫未開放台灣觀光客入境,但以閱讀探翫 隈研吾Ace Hotel Kyoto 、Kerry Hill京都安幔以及季裕棠Park Hyatt Kyoto 三間榮膺大賞的京都飯店,一種對美好生活的憧憬由此漫開,在此共同回味那些曾造訪的京都城區,並衷心盼望久違的旅行將至。 

Ace Hotel Kyoto: 隈研吾操刀日本首間Ace旅館 

二十年來Ace Hotel多次欲將品牌版圖拓向日本,爾今插旗第一站,就選擇了京都。由日本地產公司NTT都市開發所打造的京都新地標「新風館」,位於烏丸通這條鬧衢要衝上,它由歷史建築「京都中央電話局」(Kyoto Central Telephone Company)翻新而來,原三層樓舊量體由建築師吉田哲郎所設計,1926年落成後,1931年再次增建。 舊大樓在隈研吾監造下,局部翻新、局部新建,竣工後不僅有20餘間商家進駐,其中還包括Ace Hotel Kyoto。 

隈研吾受邀擘劃建築,並攜手洛杉磯設計事務所Commune共同操刀飯店室內場域,在隈研吾監造下,舊量體蛻變成一座配有213間住房的飯店,其結構特徵在於開豁曠達的公共空間,包括中庭花園以及三個餐廳。

隈研吾闡述整體概念時提到,「我想設計一個『文化催化劑』的飯店,開放給每個人參觀,並和京都社區無縫地連繫。」 Ace Hotel Kyoto將京都的自然、藝術、文化發展、職人工藝和豐厚歷史底蘊薈萃一堂,並冀盼它成為古城的中央紀念碑,向傳統和旖旎景觀致敬同時,也擁抱街區文化和創意能量。飯店中庭是新舊建築構造鑄鎔的交會點,在各種過渡空間,另配置精心規畫的地景花園,而承襲民藝運動精神的型染大師柚木沙彌郎,飯店內亦可欣賞到他的作品。

Aman Kyoto:已故設計師Kerry Hill的建築遺產

安幔飯店集團是探索在地景觀以及演繹全球頂級度假場域的能手。由Kerry Hill所打造的京都安幔(Aman Kyoto),韜隱在一處有蜿蜒林蔭小路相伴的翠苑間。Kerry Hill的建築師執業生涯中,鮮少遵循常規設計方法,工作反而用來追尋真實性,讓他的作品藉由空間、目的以及材料詮釋來實踐理念。Kerry Hill遍及歐亞澳的作品,恰是前述自我追尋的最好例證,尤其設計流露的熱帶現代主義觀點,蘊含著文化與氣候的敏銳察知,讓他因此馳譽各界。

京都安幔靜棲在山壑中一處32公頃的翳薈野林間,不僅有清溪汩瀄而流,基地另一側還欹枕在層巒疊嶂的綠意裡,高拔的雪松、柏樹、山茶以及日本楓樹織成一片空靈風景,四季嬗遞則草木顏色流轉,身居此中如見絕塵遺世之美。

深色木格柵旅館外觀,古穆而沉靜地佇立在此隱逸山林,而京都安幔還被賦予Kerry Hill Garden別名,藉此紀念Kerry Hill這位已故澳洲設計師,及其和飯店長期合作的情誼。

Park Hyatt Kyoto:文華東方設計師季裕棠,讓飯店與江戶古蹟共存

Park Hyatt Kyoto坐落在東山丘陵上,此處不僅是京都保存最好的歷史街區之一,亦為日本茶道、插花及枯山水等精緻傳統文化的濫觴。其地勢呈平緩疊砌的梯田構造,設計則擷取茶屋作為風格意象,在通風涼爽的現代構造詮釋下,挹注如障子門、日本白蠟木等日本傳統建築語彙。

事實上擘劃此當代茶屋者,正是台北文華東方三間餐廳的設計師季裕棠(Tony Chi),多年來其洗鍊、精緻、高貴和詩意並俱的風格,以及講究藝術、文化和場所精神共存的主軸,讓他一直廣受全球頂級飯店青睞。

著眼Park Hyatt Kyoto所在地包含了歷史花園以及江戶時代茶屋兩處古蹟,因此築造時慎重將之保存,並巧妙鑲嵌成飯店風景一部分;動線上,古花園能通往當地著名餐廳Kyoyamato,自1877年開業以降,便持續不輟提供道地且時令的懷石料理。

事實上Kyoyamato是七代經營的家族事業,建築過去曾是西本願寺的廂房,它由七棟建築組成,其中包括江戶時代茶屋Soyotei,裡頭一處包廂還是藩主面晤密談之所。而古花園和歷史茶屋的軼聞軼事以及傳統韻味,大幅增色了飯店的當代詮釋。

圖文來源:Ace Hotel Kyoto/DezeenNTT都市開発株式会社  Aman Kyoto/Habitusliving  Park Hyatt Kyoto/HospitalitynetINTEB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