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交易零稅賦,台灣市場救命藥?


過去幾個月來,隨著中美貿易大戰持續升溫,一時半刻之間還看不出有任何緩解的現象,大規模地影響到全世界的經濟運作,台灣自然也在其中。然而讓人出乎意料的是,台灣非但並未如包括《經濟學人》等諸多專業市場分析所言,淪為中美兩國角力下的犧牲品,反而迎來台商大舉回流,投資金額至今已來到6000億元,遠遠超過政府預期,令央行等機構不約而同地將台灣今年的經濟成長率上調到2.4%,未來仍充滿樂觀期待。

草間彌生,藝術展覽,藝事廳
台灣藏家的實力向來有目共睹。圖為羅芙奧拍賣草間彌生專題的預展現場。/攝影 張禮豪

另一方面,香港社會針對港府提出《逃犯條例》修訂草案所發起的反對示威行動(簡稱為「反送中」運動),雖無統一的領導和組織,卻因為運動訴求未能得到具體回應而導致衝突持續擴大至今,除了成為全球關注焦點,造成香港經濟的全面惡化,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更是搖搖欲墜。首當其衝者,自然是須付出極高成本的藝術產業。因此,在這兩大外在因素的推波助瀾下,不少原本打算插旗香港的歐美畫廊,目前大都暫時按兵不動以靜觀其變的態勢,甚至乾脆改在台灣落腳。

像是巴塞爾藝術博覽會(Art Basel)、斐列茲藝術博覽會(Frieze Art Fair)固定班底的紐約尚凱利藝廊(Sean Kelly gallery)早在去年九月就已選擇以台灣為進軍亞洲市場的基地,並且邀請了台灣資深藝術產業工作者林瑀希(Gladys)擔任畫廊亞洲區總監,隨即在台北成立新空間,藉以深化跟亞洲不同區域藝術家及藏家的連結。另外,瑞士畫廊Mai 36負責人Victor Gisler就不諱言地對媒體表示,亞洲地區的藝術市場潛力確實有目共睹,但香港的變局牽一髮而動全身,所以他認為現階段的準備工作該是透過參加亞洲地區具指標性的藝術博覽會來累積新的藏家群。而在大收藏家烏利·希克(Uli Sigg)的建議下,也已聘請王維薇擔任亞洲地區業務負責人,積極物色適合的空間,希望以台北作為聯絡中心,拓展亞洲市場。

取代香港,得從建構整體環境開始

事實上,放眼亞洲地區,台灣藝術產業的成型與發展相對較早,不但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至今已邁入第26屆,1990年代佳士得、蘇富比兩大國際拍賣公司亦曾短暫幾年落腳台灣,即使藏家實力堅強,終究還是基於高出香港不少的稅率而決定出走,自此將亞洲藝術市場中心拱手讓人。時隔卅年又現曙光,多位台灣藝文圈意見領袖紛紛提出建言,認為眼前就是該採取藝術交易零稅賦的必要措施,以提振台灣藝術市場的活力,獲得行政院政務委員張景森日前指示文化部可藉由「文化藝術獎勵條例」,研擬減免畫廊及藝博會等藝術交易業者5%加值型營業稅的可能,總算是一個好的開始,也得到不少產業人士的表態支持。

1990年代,蘇富比、佳士得兩大國際拍賣公司也曾短暫落腳台灣。/圖 蘇富比提供
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堂堂邁入第26屆,是奠基台灣藝術市場的重要推手。/圖 TAGA 提供

可是,問題來了,是否單靠藝術交易零稅賦這一帖藥方,就真能讓台灣的藝術市場脫胎換骨,一舉取代香港坐穩多年的龍頭地位?目前看來似乎又顯得言之過早、太過樂觀。畢竟,一個成熟完善的藝術市場,除了提供稅賦上的優惠吸引,其他包括政治局勢的穩定度、交易的透明度、藝術品倉儲與藝術真偽判斷的專業與鑑價制度的建立,乃至於放寬外國專業人才來台工作的相關規定等等,彼此間環環相扣,卻都非一蹴可及,而從整體環境的良好建構到取得各界信賴與習慣,無疑又得花上另一番功夫。

如此推論下來,稅賦制度的改革不過是第一步,後續還有許多龐雜繁複的工作在等著;何況,像是新加坡同樣也展現勃勃雄心,為了積極搶下「藝術免稅島」的樞紐位置,已將藝術品交易稅已比照香港調整為零;相形之下,台灣的腳步已明顯落後。若想要取代香港,固然不無機會,卻勢必急起直追不可。唯一可以確定的是,亞洲藝術市場板塊的位移已屬必然,至於台灣究竟能夠扮演多麼吃重的角色,或許仍有待後續觀察。

文/張禮豪


藝事廳

不論事情大小、情節輕重,抑或展覽生態、市場趨勢,皆有可談可議之處。是以成立「藝事廳」,歡迎各方人士前來共議同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