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迎歲首,品包裝】新韶論畫:「 吉文考古 」帶你解讀吉祥圖的祝福和雅韻


傳統吉祥圖案是種直觀的藝術,各式憧憬順遂生活、崇尚嘉言懿行或祈禱神靈庇佑的題材,具體而微地傳遞了那些銘鐫於漢人社會裡的價值觀和宇宙意識。根據《凡俗心願:中國傳統吉祥圖案考》書載,吉祥圖案常見人物美器、翎毛花卉、六畜走獸、嘉果良蔬等,再搭配象徵、雙關、借喻和比擬等表現手法將摹繪主題和吉祥語扣合,把人們對幸福的歆慕及盼望,寄託於畫幅中。

新韶將至,年節喜慶也恰是吉祥圖案應用時機。本周【禮-迎歲首,品包裝】的農曆春節專題,專訪以吉祥圖案為創作主軸的插畫品牌「吉文考古」,看他們如何揮灑當代畫風來賦予傳統藝術新貌,也一併解密吉祥語和圖騰究竟如何情景交融、趣味地「穿鑿附會」。

吉文考古
圖說:「新韶如意」插畫。瓶器象徵平安、靈芝表達如意,襯上代表新年的正月花卉,一幅新韶如意躍然眼前。

孿生兄弟Sean和Heidaon共同成立的插畫品牌「吉文考古」,顧名思義,即是運用傳統吉祥圖案來創作,兩人將古典圖騰用當代插畫再演繹,藉此「美學今釋」的方法形成另類文化嗣襲。事實上會選擇如此古韻盎然的題目,在於兩人就讀台灣藝術大學古蹟藝術修護學系的背景,由於內容包含文化資產保存,不僅常接觸廟宇和歷史建築的木雕、彩繪等裝飾藝術,也涉獵不少中國傳統吉祥圖案的知識。

吉文考古
圖說:兩人創作畫風十分接近,但多時候由哥哥Sean負責繪製靜物元素,弟弟Heidaon則主畫人物與動物。
吉文考古
圖說:吉文考古與禮坊合作的中秋月餅「舉家歡樂三層禮盒」。

||插畫,作為另類文化傳承工具

畢業後兩人雖無踏入文物修復工作,但心底常有傳襲古典知識的念頭打轉,尤其實務上吉祥圖案對文化保存十分關鍵,於是以此為初衷的插畫品牌「吉文考古」就這樣誕生了。兄弟擅繪,即便做不了傳統雕刻或漆藝修復等,卻能利用蘊含知識和習俗的插畫作為文化傳承工具。

吉文考古
圖說:「竹報平安」插畫以鵪鶉和竹子為元素。

兩人強調自己並非文史工作者,作品也是雜糅個人詮釋的插畫,但整體上仍秉持著不偏離、不斲損吉祥圖案的實質意涵來創作,再輔以可愛活潑的繪風增加親和性,轉化「考古」沉甸甸的印象同時也易為年輕一輩所接受。他們舉「華封三祝」為例,民眾大多不清楚它有多財、多壽、多子孫的良喻,而活動擺攤時透過「水果插畫明信片-華封三祝」,引起人們好奇詢問為何繪以佛手柑(諧音富)、桃(壽桃)及石榴(多籽)三種水果組合,於是這個據傳上古華州封人對唐堯贈予富貴、長壽及多男子三願的吉祥典故,就更為人所知。

吉文考古
圖說:四季平安系列明信片「冬梅」,此圖以梅花作為象徵。

||吉祥圖從何考?書籍、實勘和「追劇」

不同一般創作隨心所欲,吉祥圖案插畫總免不了資料收集和研讀的前置步驟,不過兩人吉祥圖案從何考?又是如何選題?Sean和Heidaon談到過去學校會定期舉辦系遊,如參訪鹿港龍山寺,或考察大龍峒保安宮的內部古蹟修復以及建築特徵等。除了師生知識授受及田野調查實勘,兩人也會參酌《中國吉祥圖案》這一類彙編圖錄作為插畫所本,「對我們來說這種書就像創作字典,雖然裡頭圖案偏向古典,但能夠針對吉祥圖案展開主題索引。」

吉文考古
圖說:四季平安系列明信片「秋菊」,以秋季代表性花卉菊花為元素。

除了爬梳典籍、踏勘歷史建築的樑柱雕刻以及窗牖門扉裝飾等,「追劇」也成了兩位年輕插畫家一種靈感來源。他們笑說前陣子追的《延禧攻略》,故事以繡坊宮女魏瓔珞如何晉升成襄助乾隆皇帝的貴妃展開,當中劇情有個段落,引發兩人取材動機,「那時出現刺繡上有個紋樣,是錦雞和牡丹花,當下覺得應該有吉祥寓意,後來就開始翻資料,結果查到以前田野調查拍攝的建築構件有相同圖案,並落款『衣錦榮華』,確立並非杜撰。」正如兩人先前所提,傳襲文化是他們所看重的,因而選題上也會相對講究依附的史料。

吉文考古
圖說:躍然紙上系列明信片「彎彎順」,以水下考古結合傳統蝦圖的創意插畫。

||時序節慶繪本:韶歲嬗遞,四季皆福

吉文考古2020年初發行的《集錦.吉錦》,是本節奏輕快、結合日常節慶主題的繪本,書內吉祥圖以一年四季重要節慶為題並按時序編纂,由歲首的「彎彎順」蝦圖為起點再到除夕「十全圖」的線繩串錢收筆。讀者不管是按圖索驥,還是當成獨立故事逐頁品翫,都很能沈浸裡頭吉祥圖文的雅趣。

吉文考古《集錦.吉錦》
圖說:吉文考古於2020年1月發行的繪本《集錦.吉錦》。

而看起來亦古亦今的書封則取材「十二時報喜圖」與「四季平安」,藉此闡述全書以吉祥圖案串起四季十二月,任韶歲嬗遞,福澤喜慶永相伴。就封面鳥獸元素來看,喜鵲自古中國以來即象徵好運呈祥的瑞鳥,「豹」則為「報」之諧音,所以畫面中央以盤踅的十二隻喜鵲圍繞著兩隻豹,隱含時時報喜、日日有喜;至於報喜圖外四個隅角則繪上花瓶,並插著春夏秋冬代表性花卉,藉此韞懷四季平安之意。

「整個書封概念也像《哈利波特》的魔法書,因為吉祥圖案本身就是傳遞祝福,某種程度很像魔法。」兩人不僅希望繪本插圖年輕化,更能作為一份心意贈與身邊重要的人,讓全年都洋溢祝福。

吉文考古
圖說:躍然紙上系列明信片「富貴耄耋」,有著當今人們喜愛的貓兒插畫。

||年獸動物靠邊站,正月初一畫雞為上

2021辛丑牛年將至,但不管年獸動物為何,正月初一都會畫雞來討吉祥。以農曆新春來說,畫一隻神態驍勇抖擻且立於石頭上的雄雞,即象徵「室上大吉」這個有趣的吉祥語。雄雞報曉一鳴天下白,因此古人稱公雞司晨,正月初一畫雞不僅藏含旭日東昇的錦繡前程,加上「雞」諧音類「吉」,「石」則通「室」,湊起來就是家運亨通的「室上大吉」。

Sean和Heidaon提到,自古以來就有正月初一張貼畫雞的傳統,像是南朝・梁・宗懍所著《荊楚歲時記》就記載「正月一日……帖畫雞戶上,懸葦索於其上,插桃符其旁,百鬼畏之。」因此創作「室上大吉」插畫時,兩人也從掛畫觀點來進行構圖。

吉文考古
圖說:「室上大吉」是中國自古以來正月初一的吉祥圖案。

||蝦圖「彎彎順」,時來運轉好滋味

同為年初一的應景畫「彎彎順」為單純蝦圖,由於蝦子身軀彎蜷且有極佳彈跳力,因此具有時來運轉的瑞象。Sean和Heidaon表示考量構圖上若只有蝦子恐會太單薄,因此從蝦的生長環境攫取靈感,在畫中添入水草元素,讓排版時能維持印花般的重複對稱效果。

不同於農曆春節一大片穠豔飽滿的朱紅,「彎彎順」畫面呈冷色調,設計破除這種窠臼的用意並非刻意避開紅,而是回歸均衡性考量,讓整體色彩能依據主題元素來搭配,「像是『竹報平安』的圖,也因畫裡元素是鵪鶉和竹子綠,所以襯底顏色選擇藍和紫這類冷色調。」

吉文考古
圖說:「彎彎順」吉祥圖案插畫,以蝦子的彈跳力與彎曲象徵時來運轉。

||錢通泉,財富源源相續的寄託

除夕不僅守歲,也有孩子們最喜愛的發壓歲錢,因此兩人用財富滿盈的「十全圖」來象徵這年尾日子。中國古代對錢有許多別稱,如白水真人及較常聽聞的孔方兄,而「錢」之所以稱為「泉」,除了諧音相通,有一說是發軔於戰國時期,因鑄造的錢幣呈外圓內方而有「周流四方」意思,因此也稱為泉。

關於插畫圖面元素,兩人解釋,「我們繪製錢幣是九個一串、古稱『連錢』,九在中國是陽數也有吉祥意涵,如此串在一塊時就有著富貴吉祥意涵。」畫中除了古錢,裡頭也繪上台灣在荷蘭、西班牙、日本等不同殖民時期的錢幣,一如他們所強調,這些吉祥圖案非依樣畫葫蘆的摹古,而是導入許多當代和在地的元素重新詮釋。

吉文考古
圖說:「十全圖」插畫。古稱錢為泉,串起的錢幣有著富貴吉祥意涵。

||貓控必識吉祥圖:富貴耄耋

除了專屬年節的吉祥語和吉祥圖,事實上有許多詞畫頗為萬用,像是「五穀豐登」,不管對農業社會抑或今日,糧豐物饒就是社會富庶的象徵。兩人談到這個吉祥圖案的元素要鑄合燈籠、穀物與蜜蜂,於是圖裡特別將台灣傳統手繪紙燈籠的樣式勾畫其中。

吉文考古
圖說:「五穀豐登」吉祥圖案插畫的元素包括燈籠、穀物與蜜蜂。

另個則是「富貴耄耋」,這款吉祥圖案和普遍認知祝賀長壽會遇上的龜與鶴不同,由於耄耋泛指年事已高的老人,「耄」諧音通「貓」,「耋」則與「蝶」音同,因此將貓與蝴蝶湊成畫再襯上一朵象徵富貴的牡丹,就有祝賀財壽俱全的意思。Sean和Heidaon幽默地說,「這張『富貴耄耋』對我們來說其實一年四季都很萬用,包括新年、重陽節甚至過生日,每個人都喜歡長壽與富貴,加上有貓,整個圖案非常討喜。」

吉文考古
圖說:「富貴耄耋」插畫。「耄」諧音通「貓」,「耋」則與「蝶」音同,說明傳統吉祥圖案的雙關應用。

||古厝紅包袋:紅磚屋裡藏吉利

2019年推出的「Home包」新年故事插畫紅包袋,以歸鄉過年為題旨,在紅包袋上勾摹一幅溫馨的台灣鄉村年節景象。直、橫式插畫紅包袋分別以紅磚古厝的街屋與合院為背景,再逐一繪上守歲、發壓歲錢、祭祖、吃團圓飯、玩爆竹等習俗。

第一款直式設計繪有兩層樓紅磚老屋,一樓大門處的孩子開心拿著壓歲錢,後方玄關茶几上則巧妙擺著插上萬年青的青花瓷,旁邊還擱著象徵如意的靈芝,兩者合起來即為「萬事如意」;二樓同樣心思別具,正在祭祖的神明廳桌上供奉著一盤魚,正是暗藏年年有餘的吉祥圖案。至於第二款直式紅包袋,一樓孩子們提著燈籠準備慶元宵,而大門茶几擺著金魚缸,藉此蘊含金玉滿堂良意。

圖說:「Home包」吉祥故事插畫紅包袋直式,藏有萬事如意以及年年有餘的祝幅。

橫式紅包袋則為傳統的合院建築,古厝門前有人正在準備爆竹,一旁則有孩子拿著稻穗,以此象徵「歲歲平安」。兩人談到自從循著吉祥圖案開始創作,就發現傳統節慶習俗上經常存在吉祥圖案的蹤跡,尤其農曆春節,剛好能適時適地把它用在紅包袋設計中,不僅雅俗共賞,也顯得情意真摯,

吉文考古
圖說:「Home包」吉祥故事插畫紅包袋橫式,手持稻穗者,象徵歲歲平安。
吉文考古
圖說:「Home包」吉祥故事插畫紅包袋直式,一樓的魚缸象徵金玉滿堂。

圖片提供/「吉文考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