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盼混凝土建築時代:粗野主義下的靜穆身影


現代主義中的粗野/粗獷主義(Brutalism)建築近期似有復甦回歸跡象,人們對這一類厚重、且以分明磊塊和線條感取勝的結構風格以及背後意識形態,似乎又顯得意興方濃。回溯一下建築發展,約莫在80年代早期,時尚優雅的設計語彙洶湧來襲,粗野主義風格自此驟然跌落,過去它在城市地景中受人追捧的結構美學棄之如敝屣,亦少有人對此建築的破屋壞垣行動感到歎喟。

粗野主義一詞饒富興味之處,在於該詞最初描述的,並非指涉它嚴肅凜然的外觀,而是來自Béton brut一詞,也就是毛胚混凝土。它崛起於50年代的戰後歐洲,根植於社會烏托邦主義此一崇高原則下,並且廣泛應用於圖書館、政府建築、戲院、學校以及人民可負擔的住宅等項目。

這類量體儼如國家社稷的一種宣言,雄壯、效率和快速,流露對未來的前瞻性態度,事實上在某種程度上,因它終結了冗贅和多餘裝飾,僅使用鋼材、混凝土和玻璃,這種純粹展示其結構材料的本質,讓Brutalism成為現代主義合乎邏輯的選擇。探究這類建築失寵的原因,可歸納幾個因素,包括過分樸拙自然、與極權主義、犯罪、社會剝奪(如監獄禁錮)以及都市衰敗等負面印象連結。不過一個最根本的原因,在於混凝土建築不耐候易老化,坍崩後則變色碎裂。

這個系列中,看似為水泥住宅的設計築造,但這實為義大利數位藝術家Massimo Colonna對個人早期泳池圖像予以重新審視,並向粗野主義以來的建築思潮和遞衍致敬,其中更毫不掩飾對其美學價值的讚譽。此平面攝影中,冷峻灰色水泥的寒酸或簡陋感藉著其結構形式、截齊的平滑邊緣以及應用於立面的精巧比例和材料,得到了平衡與柔化,讓建築透著靜穆氛圍且氣韻韶秀。經由Massimo Colonna,後人知悉水泥建築亦能透過良善設計,與水、葳蕤草木及藍天相互映襯,並創造一種歡迎與讓人想徘徊駐留的生活場域。

圖文提供/The Cool Hu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