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未知|探索世界上的故事-卡洛・馬蘇德


對未知世界的探索,是卡洛馬蘇德創作的關鍵。他和世界各地的工匠、設計師合作,通過創造人、文化和材料之間的獨特組合來講述在當地發現的新故事。黎巴嫩新銳設計師卡洛・馬蘇德(Carlo Massoud)從黎巴嫩藝術學院和瑞士洛桑藝術學院畢業之後,開始在紐約Nasser Nakib建築事務所為高端住宅專案設計傢俱和建築細節。2013年,他開始以獨立設計師身份工作,在世界上不同的地區探索,和當地的工匠合作,用人、文化和材料的共同作用來講述發現的故事。
黎巴嫩新銳設計師卡洛・馬蘇(Carlo Massoud)從黎巴嫩藝術學院和瑞士洛桑藝術學院畢業之後,開始在紐約Nasser Nakib建築事務所為高端住宅專案設計傢俱和建築細節。
▲ 新銳設計師卡洛·馬蘇德來自黎巴嫩,行走在世界各地尋找新故事。「阿拉伯娃娃」是卡洛第一件被廣泛關注的作品。黎巴嫩是中東最開放的國家,可是仍有很多阿拉伯國家女性被遮在面紗後面。這個設計最初的版本是4個黑色木質娃娃,每一個都有自己的名字,但卻是一樣的圓錐外形,只有表情可以區分它們。玩偶被設計成中空的,用以藏匿貴重物品。設計師希望用這樣的作品向女性被隱藏的美麗和智慧致敬。卡洛・馬蘇德和姐姐瑪麗-林恩(Mary-Lynn Massoud,陶瓷家)一起合作設計了作品「屍檢」,講述非洲女性的故事。在南非有一種專門為年輕女性製作的生育娃娃。每個娃娃都由手工製作,母女世代相傳,來祐護女性生育。後來逐漸在整個非洲大陸流行,娃娃的外形和服裝根據地區和風俗而有所不同。「屍檢」系列有6個不同的凳子,由南非的匠人用當地的青銅和陶瓷製作。馬蘇德姐弟用木頭表面的傷疤來象徵生育,像法醫一樣試圖通過這些傷痕來揭示某些細節。

▲ 2015年,卡洛用黃銅鑄造的“阿拉伯娃娃”(Arab Dolls),表達了對面紗後阿拉伯國家女性的美麗和智慧的崇敬。

2018年,馬蘇德姐弟和哈斯兄弟(Simon&Nikolai Hass)在南非合作完成了「波波芭比豆」桌子。兩個亮光銅的小胖手高舉著一個粉色大理石製成的飽滿乳房,設計師用這樣現實又奇幻的場景來讚頌母乳餵養、抗議性別歧視。卡洛介紹說:「這個桌子的設計表達了狂野之地南非所具有的性感、情欲、互相尊重和脆弱。」此外,卡洛還探索了世界上的很多地區,然後設計了“城市”大理石紀念品,以觸發觀者對世界各地建築的記憶和聯想:卡普里的馬拉帕別墅、阿布達比的盧浮宮、紐約的古根海姆博物館和巴西利亞的議會大廈等。這些幾何體象徵了不同的建築,建築則代表了所在的城市。當建築與體量無關、城市與地理無關時,把這些幾何體連接在一起的就是文明。

▲ 像法醫通過傷疤再現傷害,「屍檢」(Autopsy )用青銅和陶瓷再現了生育娃娃的木頭肌理來揭示南非的生育故事。

卡洛的目光不止集中在遠方,也會用作品講述黎巴嫩本地的新故事。瑪律米哈耶爾(Mar Mikhayel)是黎巴嫩貝魯特的一個時尚藝術創意區,聚集了許多派對愛好者。卡洛和義大利珠寶商合作製作的「瑪律米哈耶爾」把街區濃縮為25公斤的純銀建築小模型。設計著重考慮珠寶不佩戴時的狀態,戒指、胸針和項鍊都呈現為建築的形象,來講述街區裡發生的故事。類似地,新故事也會發生在食品中。2014年卡洛應畫廊邀請設計了一個食物裝置。他在大理石桌上擺了一塊邊長60釐米的、正在融化的巧克力,然後把水果球整齊地排列在旁邊。場地一側的牆面上,120把湯勺被彎成支架盛放餐點。場地裡充滿食物的味道,客人們用水果挖巧克力吃,參與者和食物都成為裝置的一部分。卡洛・馬蘇德總是能把故事轉化成凝固的視覺形態,然後又賦予形態以實用功能,由此創造出奇特的作品。這些作品來源於他對社會、政治、文化和現有規則的審視,從而讓觀眾開始質疑自己對這個主題的瞭解。

▲ 卡洛把全球的標誌性建築概括成體量相似的幾何結構,然後把他們並置在一起,命名為“城市”(City)。

Q=INTERNI設計時代  A=Carlo MassoudQ:你更願意如何定位自己,叛逆的設計師、社會藝術家,還是其他什麼?A:定位自己可能比較片面,我沒有以一種明確的方式定位自己,而更關注希望傳遞給別人的想法和感受。我圍繞著環境、時間和空間工作,推動觀眾從我的視角來審視這些觀點。
Q:作為一個活躍在世界各地的黎巴嫩藝術家兼設計師,可以為中國讀者介紹一下你的家鄉貝魯特市嗎?它對你的設計有什麼影響?A:和黎巴嫩其他地區的狀況相比,貝魯特還算比較穩定。這裡層次豐富、充滿活力且環境苛刻。貝魯特也是充滿反差和混亂的城市,給了我很多靈感。這裡的“不守常規”,影響了我經營和工作的方式。
Q:是什麼讓你離開紐約的建築事務所成為獨立的藝術家兼設計師,身份和工作的轉變對你意味著什麼?A:我之前一直作為一位室內建築師來設計產品。然而,在建築公司工作3年之後,我想要更專注地做一名設計師。這意味著不再只有建築圖紙的坐標軸和直線,而有一個更自由、不受約束的視角。尤其生產過程中,我有更多空間來創造驚喜,這允許我更靈活地使用材料並且堅持完成它。
Q:你的很多作品反映了現實的社會問題,你心目中理想的社會和環境是什麼樣的?另外,阿拉伯娃娃、屍檢等作品都關於女性,你有特別關注女性問題嗎?A:多元化和包容性的社會,任何性別、種族或宗教的人都有機會成長,這接近我的理想。婦女的歷史及其在社會中所扮演的角色,反映了一種文化的內在價值。我特別關注女性,因為這是瞭解社會進步性的主要方式。我和我的姐姐密切合作,她也是一名設計師,我們有相似的關注點。
Q:你會通過哪些方式來「探索新的未知」?A:我喜歡到偏遠而不發達的地方旅行,結識新朋友。真的,這就像海綿吸收周圍的水分。我喜歡去瞭解新工藝和隨之而來的可能性。2018年11月,我參觀了緬甸的茵萊湖,這是我去過的最美麗的地方之一。在那,我偶然發現了一位女士在切荷花花莖,從裡面抽出纖維做布。相比普通的資源密集型紡織品,這種存在了幾個世紀的技術具有更好的可持續性,同時證明一些舊世界的傳統在今天也一樣有效。文章來源/INTERNI 文字/王璐璐 圖片、設計/Carlo Massoud,Sandra Chidia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