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掘不同事物的共通美感——常陵的藝術收藏


「一窺藝術家的藝術收藏」專題第四章,藝術家常陵的收藏。

六月中旬即將在高美館舉辦「大玄玄社會——歷史日常」個展的藝術家常陵,也是圈內有名的愛買一族,而且涉及的領域相當廣泛。他所收藏者,從石雕獅子、明清傢具、近現代書畫到當代藝術等,都有一定的質量。可以說,在他身上印證了巨蟹座懷舊又戀物的性格。
常陵,張禮豪
在常陵身上,可以印證巨蟹座懷舊又戀物的性格。圖/常陵

|異國歲月的流動盛宴

1997年赴法、就讀巴黎高等藝術學院的常陵,至今仍不時回憶起那段長達八年的異國歲月。他說:「對像我這樣的窮留學生而言,每個週末去逛跳蚤市場就是最好消磨時間的娛樂了。有的時候見到一些年代久遠的鐵皮玩具,要價都不算貴,就買了回去擺在房裡,甚至變成自己創作的素材。」這樣的畫面可以疊映在不同世代、來自世界各地的眾多藝術家身上。1930年代的藤田嗣治( Léonard Tsuguharu Foujita,1886-1968)如是;相隔了超過半個世紀的常陵亦如是。仿佛透過他們,讓世人得以理解到在這流動的盛宴中,每一個人都擁有各自與美相關的角色。學成歸國之後,常陵回到了淡水,落腳位於下圭柔的工作室,在巴黎養成逛跳蚤市場的習慣也一併帶了回來。於是,假日天剛大白的福和橋下、開車行經淡金路兩側的古董店等等,就開啟了他踏入藝術收藏的第一扇門。常陵說,經常流連並向這些店家老闆們討教之後,讓他發現了東方文化的優美,因而收藏了第一件石獅子。
明代石獅,25x15x5cm。圖/常陵

|浸淫在東方美學之

常陵說,恰恰由於中原文化並沒有獅子的存在,使牠的形象在歷代藝匠發揮無窮想像力的情況下,擁有許多不同的樣貌展現,而這點也為他個人的創作提供了很大的精神養分。一直到現在,他已收藏了數十隻分屬不同年代、或單隻或成對的石獅子,小者不過盈掌,大的幾有半個人高,造型上也大異其趣。由此延展開來,他偶爾也不經意地收藏一些玉器、明清傢具與近現代書畫等,其創作歷程中相當具辨識度的「五花肉」系列,基本上即為如是東方美學的當代體現。
清代田都元帥,15x7x9cm。圖/常陵
常陵的創作也受到東方美學的影響,圖為其2018年作品《大塊之形》,180cm130cm。圖/常陵
在過去幾年的創作取得亮麗成績之餘,常陵也將收藏的目光放在當代藝術創作者身上,包括作品已被大都會藝術博物館收藏的日本藝術家本城直季(Honjo Naoki),其利用4X5大底片相機配合軸鏡頭,拍攝出如模型般的移軸攝影作品、姚瑞中以探討人性荒謬為出發點的「廢墟迷走」系列攝影作品,乃至於年紀與其相仿的吳達坤、吳東龍、鍾江澤等人之作,都在他收藏之列。
日本藝術家本城直季攝影作品《Tokyo City, Japan》, 2006。圖/常陵

姚瑞中以探討人性荒謬為出發點的「廢墟迷走」系列攝影作品。圖/常陵
透過自己手上擁有的作品,讓他理解到藝術其實並不見得有東、西方的差異;到最後,還是端看美學上的本質是否能普世性的價值認可。就像是他近來發展看似截然不同的兩種創作面貌,內在的精神核心其實並無二異,都是在挖掘不同事物的共通美感。而這,無疑是藝術收藏帶給他的最大收穫!
常陵2019年作品《大玄玄社會-活潑的肖像》 ,220×153.5cm。圖/常陵

作者/張禮豪


藝事廳

不論事情大小、情節輕重,抑或展覽生態、市場趨勢,皆有可談可議之處。是以成立「藝事廳」,歡迎各方人士前來共議同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