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家克里斯多享壽84歲,打造地景藝術奇觀,包捆凱旋門計畫不停歇


5/31天氣明媚,是台灣人慢慢走出家門、迎向戶外的好日子,卻也是地景藝術家克里斯多‧耶拉瑟夫(Christo Javacheff)離世的日子。他與已故妻子珍妮-克勞德(Jeanne-Claude),以織布包覆世界島嶼、河流、國會大廈等地標與建築物,帶給人們無法被重複的大型環境藝術記憶,在藝術史上必有亮眼紀錄。

克里斯多1935年出生於保加利亞,並在國家藝術學院學習,然而為逃離共產政府,他跳上了一輛前往西歐的貨車開始流亡之旅。在維也納及瑞是供作過一段時間後,1958年,他到達巴黎。

克里斯在巴黎多以為人畫肖像、洗車、洗盤子維生,同時也開始用織物與麻線將日常物品捆掩起來,製作小型包捆作品。在一次為將軍夫人繪製肖像的機緣下,克里斯多結識了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將軍之女珍妮-克勞德,雙方墜入愛河,最後結為夫妻。

克里斯多在遇到珍妮-克勞德後,其藝術軌跡大為轉變,他的包捆創作好似得以伸展手腳,掙脫了室內展間走向戶外,兩人更成為創作拍檔。包捆起來的雕塑,看似消失,其形體特徵,卻以更明顯的方式顯現出來,使人以另一種方式,重新看見物體本身。克里斯多表示,他的許多作品指向其遊牧與難民的逃亡經歷,而他們慣用的織布,由於安裝速度快,讓人想起遊牧民族貝都因人的帳篷,則是此一主題絕佳的翻譯元素。

1961年,夫妻倆創作了他們的第一件的戶外環境藝術品 《科隆港口的碼頭裝箱》(Dockside Packages, Cologne Harbor, 1961) ──在科隆漁港堆積油桶與工業用紙捲,接著覆蓋上防水布。隔年,作品《鐵幕》(Wall of Oil Barrels—The Iron Curtain)以89個油桶堆疊成一面牆,封鎖了巴黎左岸的維斯康蒂街,由於前一年柏林圍牆才剛建起,這件作為反柏林圍牆的宣言之作,使這對藝術家夫婦受到矚目。

1964年,夫婦倆移居紐約,其作品變得更加宏偉壯闊。2005年於中央公園現身的《門群》(The Gates),即以7500對鋼座與橘紅門框,以及總面積9萬2900平方公尺的橘紅色尼龍布料,延綿37公里的步道兩側,顯得視覺震撼。前紐約市長邁克爾‧布隆伯格更稱此作為「世上最振奮人心的公共藝術項目之一」。

再來,他們以織布大規模包覆許多標誌性地標與建築,例如1960年代末讓大批布延綿澳洲海岸的《包覆澳洲》(Wrapped Coast, Australia)、1970年代橫跨美國加州北部的《飛奔的柵籬》(Running Fence)與1985年的《包裹巴黎新橋》(The Pont Neuf Wrapped)等。

儘管克里斯多的作品主體與呈現,看起來與新現實主義、地景藝術等運動有關,但他不願歸屬於某個特定團體乃至於媒介。對他而言,藝術的定義是寬廣的,縱使同樣是使用織物,其生產地、數量、顏色歷史等細節,與他所克服的官僚障礙、冗長的批准等等其他事物同等重要。

《隱蔽的德國柏林國會大廈》(Wrapped Reichstag)這件作品,即因敏感的政治性而耗時24年。這件1971即開始策畫的包捆作品,目標物是在東西德交界的柏林國會大廈。他們的提案被三度退回,在1995年終獲許可,該項創作花費高達1300萬美元,最後在2周的展出期間內湧入了500萬的參觀人次。

藝術家不願隸屬於某個群體,也不接受委託製作、出售藝術品或為公共計畫的資金挹注,而是讓出售手稿、比例模型及小件作品為大型藝術的贊助來源。「我是受過良好教育的馬克思主義者,」克里斯多向藝術媒體artnet表示,「我最終運用了資本主義。這是經濟、聰明的作法,不這麼做是愚蠢的。」

克里斯多與珍妮-克勞德,《佛羅里達邁阿密比斯坎灣環繞島嶼》(Surrounded Islands Biscayne Bay, Greater Miami, Florida)攝影紀錄(1980-83)。Photo: Wolfgang Volz © Christo 1983.

克里斯多夫婦的作品時常是花大把時間精力做完,過沒多久就拆掉。他一在重複這樣的觀點:他與珍妮-克勞德所做的所有創作,「全然不合理、全然無用,並且不受需要。世界沒有他們也能生存。他們存在於自身的時代,無法被重複。」其作品也在這這無法被購買、佔有、重現中,擁有了無法被複製的力量。

2009年,珍妮-克勞德因腦動脈瘤逝世,克里斯多在悲傷之餘繼續創作,其中包含他們倆的未競之業《凱旋門》。然而作品還沒完成,克里斯夫驟然離世。其工作室根據這對夫妻遺願表示,正在進行的藝術品,在其過世後仍將繼續完成,而此件作品將於2021年9月問世。

作者/Julia Halperin

圖文來源與參考/artnetwikip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