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物致知魔人 康斯坦丁・布朗庫西


認識康斯坦丁・布朗庫西的時候,讓我想起哲學的「理型」,或者心理學的「基模」。理型談的是世間萬物的性質最純粹完美的形式,而基模是一種認知結構,類似於我們對事物的概念,使我們能認識和適應環境。
所謂事物的本質究竟是什麼?如果有一個矩形的平面,在四個角落,以垂直於平面的方向,延伸出長長的四條線,我們可能會說:「那是張桌子」,但隨著比例調整,我們可能會改口:「那是把凳子」,而或許也有幾個微妙的比例,讓我們無法確定那是桌子還是凳子,除非看見上頭擺了花瓶,或者看見有人坐在上頭,好像才能確定(又或許依然無法確定?)

1920年布朗庫西工作室,桌上作品應為《Bird in Space》初步模型。攝影/Edward Steichen

《Bird in Space》對你而言是鳥嗎?還是飛翔?還是其他不相干的事?像我就看見了沾水筆,因為它還真像我桌上的其中一支。
《Bird in Space》
據說 1923 年時,這件作品在運往美國去參展時,海關人員實在無法承認它是「藝術品」,認定它必須以「金屬產品」併相關稅額通關,最後還搞上法院,讓法官評評理。最後法官表示,姑且不論它是不是隻鳥,總之它很賞心悅目,而且沒有實際功用,就當它是藝術品吧(這一番對藝術品的定義實在令人莞爾啊!)如今這件作品成了現代雕塑經典之一,隨著布朗庫西的創作軌跡指認(這件作品前前後後的反覆琢磨和實驗創作共十八件左右),最終它就是空中飛鳥,它就是乘風飛翔的理型。他一生只挑選少數的主題,在裡頭長年提煉,深究當中的本質。以《Sleeping Muse》為例,跨幅二十年,有著不同材質、不同尺寸的版本,在卵形上頭塑著臉龐,使人分不清是卵殼浮出了五官,抑或繆思熟睡如完卵。
《Sleeping Muse》
《Sleeping Muse II》
布朗庫西畢生都在追尋本質、本質、本質,透過他,可以來聊聊木星與冥王星相連時的威力(這也是他星盤中相當重要的行星相位)。冥王星是個人蛻變和轉化的重要驅力,而木星正好類似「理型」或「基模」,代表了我們心中所認定的事物概念或哲學。而有木星冥王星相位的人,通常具有強烈的渴望(甚至是執念),必須探究自然法則,索求宇宙運行之道;這樣的需求將會磨練直覺,使人能從邏輯或教條的束縛中,由心創造,回答何謂真理。

布朗庫西死後將遺產全數捐給法國Centre Pompidou,唯一的條件就是保留他的工作室-巴黎布朗庫西工作室 Atelier Brancusi

Extérieur de l’atelier reconstitué par Renzo Piano, 1997 © Hervé Véronèse

Intérieur de l’atelier Brancusi reconstitué par Renzo Piano, 1997 © Adagp, Paris

布朗庫西曾說:「藝術家就是能將宇宙本質轉化為實際存在的媒介。」在此同時,他又強調自己並非追求神秘之人,也不是把簡潔當成了創作的目標,真正的目標只是本質,還有,快樂。布朗庫西另一個重要的主張便是快樂,他認為藝術應創造喜悅,這一點也讓人瞥見了他的太陽雙魚座、木星射手座。他說「我可以給你真正的快樂,就看看這些雕塑吧,直到你理解為止。」行文至此,不僅覺得這樣的布朗庫西,給了「格物致知」一個有趣的示範:他嚴肅地格了一輩子的物,然後希望你來格他的物,說不定能得到喜悅。我想,要能完成這個「任務」,或許得學習他的風格,拋開邏輯,由心創造,才能回答何謂喜悅了吧。作者/七本音

延伸小貼士: 康斯坦丁・布朗庫西(Constantin Brancusi)的卵形雕塑系列中的首件作品《La muse endormie》以幾近兩倍於最高拍前估價的57,367,500美元成交,成為2017年「紐約春拍佳士得印象派及現代夜拍」當晚,成交價格最高的拍品。 編輯/蹦啾莉歐

《La muse endormie》康斯坦丁.布朗庫西 (1867-1957),原大理石版本1909至1910年作;此銅雕1913年鑄。圖片來源/佳士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