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濺的水花──首爾SeMA推出David Hockney大型回顧展


「I’ve always believed that pictures make us see the world.」-David Hockney|亞洲最大個展,韓國首先開跑英國藝術家David Hockney近來被人廣為談論,因為2018年在紐約佳士得拍賣會上,其作品《Pool with Two Figures》以9030萬美元成交,打破在世藝術家的最高拍賣紀錄。雖然近期這項紀錄再次被Jeff Koons的《Rabbit》超越,但David Hockneys那幅因為失戀療傷而作的《Pool with Two Figures》仍讓人津津樂道,也無外乎佳士得戰後及當代藝術聯席主席Alex Rotter形容這幅畫是「現代最偉大的傑作之一」。
陳正杰
首爾市立美術館位於貞洞德壽宮和慶熙宮之間,是以1920年代復古風格建築的舊大法院修復之後而建成,為韓國官方重要的美術館之一。圖/韓國首爾市立美術館
韓國首爾市立美術館SeMA與英國泰德美術館Tate Modern合作, 於2019年3月22日至8月4日期間一共展出Hockney由1950至2017年共133件作品,多數來自泰德美術館,其餘來自英國皇家藝術學院、東京當代美術館等八個機構提供。本次為藝術家在亞洲最大規模的展覽,也被視為韓國今年最受期待的藝術活動,展覽結束後將至北京與漢堡巡迴展出。展覽作品類型含括油畫、素描、版畫、攝影,以編年的形式進行。主要分成7個展區,分別是:「二分之一的抽象表現主義」、「洛杉磯」、「走向自然主義」、「藍色吉他」、「移動的焦點」、「抽象」、「Hockney的世界」。|不盲目潮流,建構自我語彙1937年出生的Hockney,1953-57年於布拉德福藝術學院學習繪畫與版畫,59-62年於英國皇家藝術學院求學。當時美國的抽象表現主義正席捲全球藝術圈,但Hockney並沒有跟風,反而強調自己的藝術語言,用街頭塗鴉的元素去討論性跟愛的主題。進入「二分之一的抽象表現主義」展區,展出《The Third Tea Painting》為此時期極具代表性的作品之一。Hockney笑稱: 「There was a packet of Typhoo tea, a very ordinary popular brand of tea, so I used it as a motif. This is as close to pop art as I ever came.」(因為Typhoo tea是很常見的茶飲,所以我就拿來作創作,這大概是我距離普普藝術最近的時候)這段期間也是藝術家是第一次前往紐約,接觸到美國文化,開啟Hockney接下來前往美國的藝術生涯。
一進展區即可以見到藝術家早期的重要作品,例如由Hockney就讀的皇家藝術學院所提供的《The Third Tea Painting》一作。圖/韓國首爾市立美術館
此區展出藝術家50-60年代的作品,不難發現年輕時期的Hockney即已具備叛逆與不落俗套的本質。圖/韓國首爾市立美術館
|嚮往自由,藝術家重要的生命階段1964年Hockney受不了英國社會嚴謹的氛圍,更有一說是因為英國當時對同性戀仍很歧視,故轉而前往美國西岸生活,「洛杉磯」展區的《A Bigger Splash》可謂是藝術家相當指標性的作品,畫面除了舒適宜人的氣候外,更透露出美國自由生活,簡化的形式且平面化的表現,更像是將抽象繪畫中的元素昇華而表現在自己的創作中。這個時期的作品可以看到很多靜物與建築,水、光線、空間是這時期的重要元素,藝術家常以淋浴、灑水器和水池來描繪不同的水流動和行為方式。而「走向自然主義」那一個展區展出了大量的肖像畫,其中《Mr. and Mrs. Clark and Percy》和《My Parents》幾乎是真人大小的尺幅,捨棄了過多細節的描繪,透過光線營造空間,以人物的行為或情緒說明之間的關係。其中《My Parents》即是藝術家的父母,從創作中可以看出Hockney與母親無疑相當親近。
美國西岸的生活環境大大影響藝術家的創作,宜人的天氣與家家戶戶具備的游池對於長年生活在濕冷英國的Hockney來說,彷彿生活在夢境當中。圖/韓國首爾市立美術館
肖像一直是Hockney很重視的題材,右為《Mr. and Mrs. Clark and Percy》左為《My Parents》,都是與藝術家生活息息相關的人物。圖/韓國首爾市立美術館
|向大師致敬,而成為大師「藍色吉他」、「移動的焦點」、「抽象」這三區大抵可以視為David Hockney對於Pablo Picasso從尊崇、致敬到轉化為己用的過程。Picasso於1973年過世,Hockney於1977年發行《The Blue Guitar》版畫集,透過詩人Wallace Stevens的作品得到靈感,而Stevens則是因為Picasso的作品《The Man with the Blue Guitar》而啟發。「藍色吉他」時期的作品可以明顯感受出超現實主義的影響。雖然Hockney說多點視角是源於他研究攝影與中國傳統繪畫而得到的結果,但在「移動的焦點」展區不難看到立體派的影子,內容多為繪畫藝術家的親友,抑或風景與室內空間。「抽象」這個展區主要展示90年代的作品,此時Hockney在創作上持續不斷嘗試,以幾何色塊和明亮的色彩在不同的材質上創作,可以視為藝術家對於空間的持續探索,可以歸結到上世紀90年代那一波抽象藝術再崛起的風潮。
美術館展出多幅人物肖像、靜物、室內景色為內容,藝術家以多點視角方式創作的作品。圖/韓國首爾市立美術館
藝術家對於物件與空間的探索,以抽象的表現形式呈現。不難歸類出藝術家長年以來想討論的,除情感關係外,即是一種空間的探索。圖/韓國首爾市立美術館
最後一個展區「Hockney的世界」,僅展出藝術家巨型的作品,如207 x 742 cm的《Larger Grand Canyon》或是457x1220cm的《Bigger Trees Near Warter》,這些作品皆是由數十個小型畫板組合而成,Hockney運用電腦協助處理畫面分割,可以發現他仍持續在用多點視角進行創作,只是在技術上有了更多元的發展。而2017所作,後捐贈泰德美術館的作品《In the Studio, December 2017》一共使用了3000張照片組合而成,全數位製作,從中觀者可以看到Hockney在工作室中被自己的作品所圍繞,充分展現了他至今仍不斷追求自我突破與創新的豐沛能量,令人讚嘆不已!
「Hockney的世界」展區最後以《In the Studio, December 2017》作為收尾,作品中的Hockney雖然已垂垂老矣,但你不得不讚嘆藝術家在創作上不斷突破自我與不斷創新的豐沛能量。圖/韓國首爾市立美術館

作者/陳正杰


藝事廳

不論事情大小、情節輕重,抑或展覽生態、市場趨勢,皆有可談可議之處。是以成立「藝事廳」,歡迎各方人士前來共議同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