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洛可可|可愛背後的醜陋象徵主義


洛可可式風格以精美的裝飾藝術而著稱,在18世紀的法國盛行。藝術家們以巴洛克時期的輝煌為基礎,加上輕鬆的自然美學來創作,呈現與巴洛克同樣的奢華風情又擁有獨特趣味的藝術品。

《 鞦韆 The Swing》 這幅畫這般細膩華麗,畫面上充滿糖果色的世界,可以說是洛可可藝術運動的代表作品,在這一個鬱鬱蔥蔥夢幻般的花園中,可人的女士在兩位紳士之間搖擺飛舞。

Jean-HonoréFragonard,《 鞦韆 The Swing》,1767年。照片/Wikimedia Commons

大眾對於《 鞦韆 The Swing》的理解,這可能是一見鍾情的場景。但是,事實上這幅畫的象徵意義,是我們這種平凡老百姓想像不到的…


為了充分理解這幅歷久不衰的傑作,我們必須先了解洛可可式的興起以及繪畫細節中的傳統符號。

洛可可繪畫世界

伴隨著巴洛克藝術的奢華和力量,出現了輕輕鬆鬆的洛可可藝術運動,該運動在18世紀的法國盛行,然後傳播到其他歐洲國家。洛可可Rococo這個字是從法文Rocaille和coquilles合併而來。當時受到文藝復興時期的石窟和噴泉裝飾方式影響,發展出Rocaille裝飾,泛指混和了鵝卵石,貝殼,和水泥的飾品,在1730年代,Rocaille裝飾啟發了裝飾傢具和室內設計中的有機曲線。

在繪畫中,這種裝飾風格轉變為「異想天開」的敘事方式,柔和的色彩和流暢的形式,充分展現在美學和創作主題上,《 鞦韆 The Swing》是洛可可藝術中末期且集大成的創作。

Jean-Honoré Fragonard, 《 翹翹板 The See-Saw》, 1750-5。照片/Wikimedia Commons

兩男一女的鞦韆

讓·霍諾雷·弗拉戈納爾(Jean-HonoréFragonard)同時以喜劇和享樂主義的流派繪畫成名於當時,他於1767年受聖朱利安男爵(Baron de Saint-Julien)委託完成了《 鞦韆 The Swing》這幅名作,它被公認為是弗拉戈納爾最成功,最受喜愛的藝術品。

Jean-HonoréFragonard,《Self-Portrait in a Renaissance Costume》,1760-70年。。照片/Wikimedia Commons

《 鞦韆 The Swing》的故事始於男爵路易斯·紀堯姆·巴耶特·德·聖朱利安男爵的委託,他想要一幅情婦的肖像,但特別要求畫中的情婦被主教推到鞦韆上,而他(男爵)抬頭看情婦的裙底……其挑釁意圖相當明顯。

當時大多數畫家都迴避這項任務,但弗拉戈納爾高興地承接這個案件,畢竟描繪感性放縱的場景是他的創作特色。從作品細節中可以看出弗拉戈納爾不但將男爵的嘲諷表露無遺,並將主教代換為帶著綠帽子的老公。


醜陋的象徵主義

《 鞦韆 The Swing》本身充滿了無與倫比的歡樂和狂喜。這位身穿蓬鬆芭蕾舞裙粉色連衣裙的女士坐在像徵甜美的紅色座墊上,飛盪穿過稀疏的樹葉,直到她將粉紅色高跟鞋從腳上踢下來,讓下面欣喜若狂的紳士看向她的裙底。

在當時,鞦韆被認為是不忠行為的象徵這位女子將高跟鞋踢出,讓看到她雙腿的男子心煩意亂,這等於公開女士與兩男之間的輕浮遊戲。她甚至有意地將鞋子朝向擁有天使翅膀的雕像(暗示為邱比特)的方向,而癡迷的男子則伸出了充滿性暗示的手臂。

Jean-HonoréFragonard,《 鞦韆 The Swing》,1767年。照片/Wikimedia Commons

除此之外,我們可以從畫面的其他配置看到更明確的像徵意義。位於綠帽老公前方的小狗是忠誠的象徵,牠朝女士鞦韆的方向吠叫以示警告,但老公卻聽不見。此外,老公右方有著兩尊天使雕像皆朝著丘比特的方向看,丘比特則風趣抬起了手指,向嘴唇發出噓聲。

Jean-HonoréFragonard,《 鞦韆 The Swing》,1767年。照片/Wikimedia Commons

糖果色的歡樂令人難以抵抗

如今,《 鞦韆 The Swing》被華萊士收藏著收藏中還包含許多在英國倫敦廣受好評的洛可可作品。由於這幅畫不論是在不倫情節的直白暗示還是糖果色般的甜膩,其輕浮和浪漫的異想天開都讓它仍然保持著很高的知名度,甚至在流行文化和時尚中得到了借鑒。最著名的也許是時裝設計師Manolo Blahnik,他為索非亞·科波拉(Sofia Coppola)的電影《凡爾賽拜金女Marie Antoinette》設計了一雙靈感來自Swing的鞋子。

《鞦韆 The Swing》 hanging in the Wallace Collection 圖/ Wikimedia Commons 

資料來源/My Modern Met@Margherita Co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