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合古老與現代設計風格—朱利亞諾.安德里亞.德魯瓦的地中海情懷


地中海的地域特性為朱利亞諾·安德里亞·德魯瓦的設計賦予了生命,無論是對形式和色彩的運用,還是陽光普照氛圍的營造,抑或對手工藝感的重視,都使他成為當下無法忽視的建築師。

「我認為我的設計在形式和色彩方面具有一定的辨識度,在世界各地多樣的環境中,都可以透過坎帕尼亞的特徵來識別我的設計。顯然,我的背景也可以與其他地域特色互相作用,如果你也擁有地中海地域特色,我認為值得將其保留並融入你的工作中。」建築師朱利亞諾.安德里亞.德魯瓦(Giuliano Andrea dell’Uva)如是說。在他的住宅項目中,我們發現了能夠與地中海特性建立互動的特殊表達方式,擺脫了對這一概念的刻板印象。要探究這種獨特風格是如何形成的,必須瞭解他過去的經歷,尤其是少年成才的故事。

▲ 朱利亞諾.安德里亞.德魯瓦在那不勒斯的公寓中。

15歲的德魯瓦常常在建築工地度過放學後的下午時光,他對家居和傢俱充滿熱情,從小便能駕馭具有挑戰性的色彩與比例。德魯瓦的曾祖父是建築師,外祖父是工程師,他一直生活在被精心設計的房屋中,這些房屋混合了Albini和Ponti的傢俱與古老的全家福。17歲時,他的祖母搬進了曾祖父設計的房子中,德魯瓦的父親對室內設計不感興趣,便放手讓德魯瓦賦予房子新的生命。出乎意料的是,這間房子成為一個充分結合歷史元素與現代風格的成熟且設計精良的專案。年輕的德魯瓦拿起相機拍下自己的作品,在他進入學建築學院的第一年便在行業雜誌上發表,雜誌編輯無法相信這些無可挑剔的結構與裝飾並非出自經驗老道的中年設計師,而是由一個剛入行的年輕人設計的。

在大學時期,當德魯瓦在著名室內及佈景設計師蒙賈爾迪諾(Mongiardino)的啟發下進行設計時,教授們同樣覺得不可思議,這些設計採用了阿拉伯式花紋窗簾,每個細節精緻非凡。教授們指引他去尋求更接近當代精神的獨立風格,正是此時,德魯瓦遇到了眾多人生導師中對他影響最大的一位——吉奧.龐蒂(Gio Ponti)。龐蒂的設計具有諷刺意味,透過特洛伊木馬似的批評暗諷來詮釋資產階級的品位及裝飾,以細節和裝飾塑造出色的家居環境。

▲ Galleria Elena Superfici為米拉梅爾酒店(Miramare Hotel)製作的幾何圖形組合瓷磚,由朱利亞諾.安德里亞.德魯瓦設計。

最重要的是,德魯瓦能夠以前人從未想過的地中海自然感——一種新鮮而陽光普照的方式,來展現新義大利建築的特徵。如今,德魯瓦擁有自己的工作室,完成許多室內設計作品,從住宅到酒店,由南向北,自義大利至歐洲,均貫穿著統一的主題和特定的元素。「我對帶入具有體系的元素感興趣,同時也注重仔細選擇當地元素或延續客戶帶來的原有元素。我嘗試尋找這些建築中應該突出的內容,因為這是其自身的故事,甚至在入住之前便已開始。」歷史的印記有時會出現在石膏板後發現的舊畫中、物體上或細節裡,這位天才建築師有時會在施工現場用褪色的色彩來展現記憶。「我喜歡這種方式。」建築師這麼解釋,「建築師應該在房子的發展中尋找立足點,既與房子的歷史有關、不拋棄過去,同時必須面向未來。我一直這樣堅持,18、19世紀的印記沒有被抹去,而是融入新的篇章,我喜歡這種可以像書一樣閱讀的房子。」

▲ 左側及對面頁,卡普里別墅的內部空間,所有纖維材料均由利維奧.德.西蒙根據朱利亞諾.安德里亞.德魯瓦的設計製作。攝影/NathalieKrag

舉例來說,米蘭某些建築中,外牆、入口細節與內部裝飾之間相互呼應,這些主題構成了「故事」的不同章節;又如,德魯瓦為位於伊斯基亞的酒店內部設計了「柔軟的牆」,靈感源於天然的鄉土建築,他研究了聖安傑洛的漁民房屋並使用了利維奧.德.西蒙(Livio De Simone)製作的纖維材料,這令他想起母親的衣服皺褶。德魯瓦把這些纖維想像成圖案、調色板和對地中海自然的完美隱喻,他建議西蒙的女兒依照其設計提供一個專為家居打造的紡織品系列。這與龐蒂以及其設計的索倫托普林西比公園酒店(Parco deiPrincipi)不謀而合,並非因為二者風格相近,事實上兩個項目截然不同,但初衷同為講述一則完整的「故事」,這也成為對當地天然或人造空間的頌歌。

▲ 伊斯基亞米拉梅爾酒店飾面磚的設計圖解。

「龐蒂並不一味追求驚奇。」德魯瓦說,「印象中,他設計的酒店並不存在奢侈之感,對於龐蒂來說,真正的奢侈是讓遊客能夠融入清新的地中海氛圍,因此他注重空間的每個細節設計。地中海的設計特徵離不開對該地區卓越工藝的深度發掘,這就是為什麼我認為今天的工藝不只意味著維特裡地板或阿馬爾菲陶瓷,還要挖掘其真正的背景。作為設計師,我們有責任將這些納入我們的工作中。」

那麼,如今奢侈意味著什麼呢?「奢侈意味著遇到一位博學的客戶,他讓你有機會設計一座多元文化的居所」。

本文來自/INTERNI設計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