濤音漰漭,逝者如斯:Gómez Platero以海上紀念碑追憶Covid-19罹難者


拉丁美洲建築事務所 Gómez Platero ,近期公布了為追思新冠肺炎罹難者所擘劃的圓型紀念碑模擬圖。此量體以大型雕塑概念構成,竣工後將靜棲於烏拉圭首都蒙特維多(Montevideo)沿岸。紀念碑蟠踞在淺水域的嶙峋岩塊上,彷彿麥田圈的輪廓流露一縷神祕圖騰氣息,輔以海潮沖激下,岸邊濤鳴、水流瀺灂之音迴盪不散,讓意境縱使磅礡,卻依舊保有紀念碑那股蒼茫與淒切氛圍。

新型冠狀病毒世界紀念碑,映射集體與歷史真實

Gómez Platero所設計的紀念碑回應著當前一種思潮和倡議。由於2019年末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疫情蹂躪全球國土,截至目前統計,全球感染人數已破2,200萬,並造成逾77萬人死亡。為了表達哀愍悲矜之情且為世人祈禱,許多建築設計師已開始籌擬紀念地標以緬懷逝者。

除了Gómez Platero,包括義大利建築師Angelo Renna也提議在米蘭體育場栽種35,000株樹;至於美國德州建築事務所Miró Rivera Architects,則設想在約旦死海擘劃一座碗型結構的葬禮場。

Gómez Platero在規劃這座臨海建造、具備瞭望台賞景機能的環形紀念碑時,期盼賦予造訪此地的遊客一種深刻感官體驗和安全性,藉此彰顯與紀念新冠病毒罹難者,建成後,它將是首座以這場疫情為主題而建的大型紀念碑。對此,事務所主持建築師Martín Gómez Platero談到,「建築是轉化世界的強而有力工具,最重要地,它是一種由各種保存下並成為文化的碎片所組成的集體與歷史真實。」

渡海棧橋,連結40米長圓碟狀建築

就像這一場儼如天啟、肆虐全球的疫情,這座紀念碑同樣以能夠活化感官與記憶的概念進行打造,儆惕著人們其實為自然所轄,充其量是從屬,而非征服世界的主宰。 瞻覷這座紀念碑構造,它從陸域朝海面架起筆直綿延的棧橋,以此連接紀念碑主體所在的岩塊平台,這座離岸建築直徑40米長,呈一種邊沿向中心內縮傾斜的圓碟狀,至於中央則是10米寬的洞口,岩塊地形裸裎破出、海水漩澴其中進退拍擊,呈現出自然與文明兩兩鑄鎔的型態。 

碟型紀念碑的朝天凹面材料為混凝土,面水一側的底部則為耐候鋼(Corten steel),由於這種耐用材料幾乎不用任何養護,並能隨風吹雨淋日曬之氣候,以及周邊地形和水平面之嬗遞而產生獨特歲月肌理。這處場域也是那些飽嚐都市喧囂與煩擾的人們一處庇護所,置身水域中央的曠寂,平靜又深邃,在自然海天中僅需諦聽自己的吐納聲息。紀念碑一次可納300人次來訪,同時間人們亦能保持適當社交距離。

再者,為實踐低環境衝擊性,結構有一部分會採事先組裝,之後再輸運至工地現場完工。目前Gómez Platero建築團隊正與烏拉圭政府合作,嘗試為紀念碑擇一適宜場址,使之無礙環境又能裨益周邊社區。

新型冠狀病毒世界紀念碑

圖文來源/Gómez Plate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