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一日,在跳轉節奏中勇敢浪漫─方序中


十年瘋設計專欄-瘋狂且執著的進化之路
2019年瘋設計迎來十周年,而團隊的「#10YearChallenge」 跨足建築,室內,設計,藝術,美學與展覽領域不斷嘗試與突破。「十年瘋設計」將透過挖掘每個專業領域的狂人,帶大家一起走入瘋狂且執著的進化之路,繼續挑戰下一個十年。


Q1.你是誰?請簡短介紹你自己
我就是一個很愛講故事的設計師吧。不被電腦給侷限自己的創作,也會試圖突破框架,創造更多可能。

Q2.請描述自己的創作風格
我都說自己沒有風格,為需要解決問題的那個對象,再賦予創造的可能性,所以對自己來說,在設計上沒有太鮮明的風格,但是如果在創作的話,就希望每一個畫面跟自身有關的脈絡延伸出來,比較少有所謂自我強烈風格。

Q3.像和不像自己的作品分別是哪些?
最像的應該是小花計畫吧。最不像的可能會是商業型包裝,它會比較有目的性,那會試圖把自己變成另外一種狀態來把它做詮釋,所以有時會以客戶的模樣為主。

Q4.2009年時你在做什麼?
應該就是蠻浪漫的吧。會覺得好像可以用一種設計、一種態度,來跟大家分享其實我們可以對自己更好一點。所以那時候,我把很多時間花在試著讓自己在每件事情上都學會挑剔,然後活得更快樂,也追求夢想追得很過癮。

Q5.2029年時你會在做什麼?
可能會到一個比較偏鄉的地方,跟地方有比較多互動,還是希望能夠把學習到的、獲得經驗的能量帶給更多需要的人,跟更多地方分享經驗。如今都市發展已經有很好的樣貌,可是如果不做均衡或有個很好的對話,可能會有更大的落差。


我們跟方序中約在當代藝術館,他來去自如,像跟管理員熟稔得很,細問才知道上次在這辦展已經是數年前的事了。這似乎顯出了他的特點──見過就不容易忘。然而他卻也不會過於搶眼。那天他依舊一身白衣走來,像他在其他地方會有的樣子。他坐到了螢綠色的沙發上,螢光綠映在他身上低調如草露,不違和不突刺,好似他在哪裡都能徐徐找到一方所在安待。

|每一步都踏在理想裡,卻不被理想外框束縛的設計師

如果一個人在每個地方都能融入卻不隱沒,或許表示他知道自己該有的模樣,卻也沒有再框個界限,去說這個是像我的,而那個不是。因果相倚,於是縱使他6度入圍金曲獎「最佳裝幀設計」,也是首位集齊金鐘、金曲、金馬三金典禮的視覺總監,作品範圍至今涵納唱片書籍、商品包裝等視覺設計、企業識別,更跨入策展、裝置藝術、MV美術等領域,方序中仍說自己是個「愛講故事的設計師」。

從頭看方序中的學職涯發展,也都是這樣:他知道自己喜愛畫而念繪畫,然後不滿足於平面再學金工,覺得電影浪漫能集大成而欲想進入,又在了解後認為自己並不想一直在黑盒子裡頭做一樣的事,就讓自己先到印刷公司去。每一步都依著自己的節奏,浪漫地踏在理想裡,卻又能不讓自己困在別人描繪的理想範疇。

許多人認為,第一份工作會奠定一個人的工作基調,放在方序中身上也似乎說得通。他說,在印刷廠裡,「有時候靠近一點點,有時候又好像觀望了一點點,不會讓自己掉到怎麼做,而是怎麼想。設計、廣告、印刷跟客戶溝通發想,可以到處碰碰玩玩,到時候再碰到,就不會只會講技術層面。」

開始做設計、提案後,他更發覺「設計只是一種手段,我想像這些畫面,有時候用電腦,有時候是商品,有時候是影片,有時候是展覽,有時候是活動。我覺得我沒有被畫筆跟畫布限制。」他希望,腦子裡的想像能有「各種姿態」。

|跳脫思考慣性,以美好初心找到亮眼的自我姿態

要能造就各種姿態,除了不能侷限媒介,還得要有不同的養分,這通常不是一個人的人生能經歷得完的,必須倚靠其他。方序中喜歡聊天,最好跟不同背景的人聊。他也看電影、卡通、漫畫、舞台劇或聽故事、聽音樂,更要到處走走。他認為,將自己投射成另一個人生,跳脫那些刻板印象或流行去做發想,並求其言之有物,才能開拓出更不一樣東西。也唯有這種跳脫慣性、找出自身節奏的事物,才能更像自己,進而吸引人的關注。

例如這次在台北當代藝術館的小花計畫,源自一群人在一塊土地上生活一輩子,因為土地的徵召而得離開,生活記憶將被拆除。一般想來,這該是件多悲傷而殘忍的事,但方序中想傳達的概念不是「可憐」,而是「可愛」。他說:「這些地方還很可愛,他們不可憐。因為這樣的話他們才會有生命感,就是你們還願意去珍惜或跟他產生互動。所以我覺得,這就是我在轉化節奏。」因為這麼美的初心,讓他不一開始就從主觀判斷並限制設計的形式模樣,反倒讓自己或主題更凸顯出來,或許,這也是能讓人對他印象深刻的緣故吧。

也因為能以開闊心態和人談聊,激盪出不一樣的火花,就容易讓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在聊出個畫面後,能自發地玩在一塊。方序中說,他常常在「組隊打怪」,「每個階段都有不同的任務,我都會遇到很多好夥伴,這些夥伴都會讓我們的能量更強大,像打電動那樣」,而小花計劃也在珍惜可愛之物的初心與認真遊戲的旅程中,一路發展至今。

|用音樂串起「可愛」小花計畫,讓更多人重拾感動與反思

小花計畫邁向第五年,方序中回憶,這件事他其實已經想了十年,直到五年前外公百歲,他希望做一些事情讓老人家覺得「我們也有為一個成長的地方去做些事情」,才每年每年地回去紀錄。也因為在積累中留下了時間的過程,能發現當中什麼改變了,更讓自己的作品「問心無愧」。

創作通常由自身經驗生成,最後在人性共感中得到普世共鳴。方序中從家裡的故事出發後,逐漸發現當面對這樣的狀況——可能是家、可能是親人等,原來人們不想失去的是「時間」。但因為時間不可逆,他便要讓人去想,「在這個時間之內,我們還能夠做什麼。」

為了讓人思考「你不想失去的那件事情,就是你現在應該去做的」,他和音樂人陳勇志、瑪莎決定使用音樂這個親近人的媒介,讓人有思考的契機。當方序中訴說他發現許多人因為阿信、娃娃、家家等人而願意踏入藝術館這個想像中難以理解的地方,並在其中得到滿滿感動,還願意二刷、三刷時,一直字斟句酌、維持平穩的他,顯得有點驕傲——為音樂、為藝術,更為那些在場的人而驕傲。

|讓多元獨特在快速時代中存留,是進階的大人版浪漫

在這樣快速行進,也快速流失的時代,如今遇見一個人、聽到一首歌,時常在熟悉之前就和對方錯身而過,什麼都只是「感覺不錯」,「作品再好,人再好,其實是沒有連結的」,然而他在展場間見到人們願意細聽歌詞,並在陌生的環境中跳舞、擁抱哭泣,甚至連結到自身的獨特故事時,即認為這個展覽的目的已然達成——「我們想傳遞的事情是更能夠被停留的,那也許你會重新去思考每個音符、每個字、每個情緒、每個故事。」

看來對方序中而言,自己乃至和夥伴一起翻轉這個時代的思考慣性還不夠,他也要分享給更多人,讓人們一同加入行列。這讓人想起他開頭的快問快答──他想著,十年後,莫約是要以這幾年的經歷為基底,走進地方,讓這塊土地的人知道自己舊有事物的價值,也讓世界更能看見台灣的多元獨特。毫無疑問,這十年間秉持良善心意、勇於實踐理想的那種浪漫,未曾被時間磨滅。

攝影/AJu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