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呀,玩藝術請妳要自強!-琳達·諾克林 Linda Nochlin


城編在幾周前在「女性藝術家崛起是神話?拍賣總額僅佔全球總額2%!」文章中分享了根據In Other Words 和 artnet News彙編的一項聯合調查。這讓我們想起近年來兩性平等的議題討論,先就大範圍的工作權來說,有些行業需要更多體能勞動才能完成,依照典型性別特徵認知-男性的骨架大、肌肉比例多。因此,需要體能的行業便是以男性為主;女性則相反。

近年來醫學與科技資訊傳播發達,典型性別特徵的認知被顛覆,即便是脂肪含量較高的女性也能透過訓練加強肌耐力。於是,工作權的評斷標準也開始趨向於「適合的從業人員」,而非「男性/女性從業人員」。性別意識被中性說法取代,同樣狀況也出現在藝術領域中,現代的女性藝術家也開始傾向「藝術家」而非「女藝術家」。


|女性需要先取得自我認同

讓我們將時間往前推,藝術史學者琳達·諾克林(Linda Nochlin)在1971年1月的ARTnews第22頁上提出她的研究觀點……「為什麼沒有偉大的女性藝術家?」

女性藝術家,藝術家

琳達·諾奇林(Linda Nochlin)是美國藝術史學家也是一位著名的藝術和女權主義作家,在紐約大學美術學院現代藝術的莉拉·艾奇遜·華萊士授予名譽教授榮銜。她在1970年瓦薩爾大學畢業晚會上當時著名的畫廊【理查德·費根畫廊】的負責人查德·費根(Richard Feigen)對她說「琳達,我很想向女藝術家們展示畫廊的好,但我找不到任何優秀的女性藝術家。為什麼沒有偉大的女藝術家?」

他的問題著實困擾了林達,首先是畫廊負責人直指著沒有偉大的女性藝術家;第二則是,一直以來大家都認為「沒有偉大的女性藝術家」是一件很自然的事。她表明自己被第二個問題驚嚇到了!

諾克林認為藝術家利用東方主義來探索明顯的色情和暴力主題,這些主題不一定反映法國的文化霸權,而是19世紀初期法國社會的沙文主義和厭惡情緒。/作品《The Snake Charmer》

之後「現代藝術博物館」於1984年舉辦《近期畫作與雕塑的國際調查》展覽,該展覽的藝術家名冊中,165名藝術家只有13名是女性。因此,隔年出現7位女性藝術家發起了「游擊隊女孩」活動組織。該組織在公開露面時均戴著大猩猩面具,並不定時執行「薇妮計數」即計算藝術場域男女作品比例。曾計算出1989年大都會美術館的當代藝術公開藏品中,女性藝術家的作品低於5%,而相對之下,約有85%的裸體畫作是以女性為主題。「游擊隊女孩」為各種議題執行各種行為藝術,街頭抗爭與廣告。但是,這些作為對於性別不平等有實質的改變嗎?

「游擊隊女孩」在公開露面時均戴著大猩猩面具
「游擊隊女孩」 諷刺女性需裸露才能進入美術館殿堂海報

琳達·諾奇林早在「為什麼沒有偉大的女性藝術家?」一文中所下了精確的結論:重要的是,女性要面對自己的歷史和現狀,而不要找藉口或平庸。環境的劣勢確實可能是一個藉口;但是,這不是理智的立場。相反,從總體上揭示女性在體制和智力上的弱點,並在摧毀虛假意識型態的同時,建立一種機構。在這機構中,清晰的思想和真正的偉大才是對任何人(無論男女)的挑戰,女孩們要勇於承擔風險,躍入未知世界。

Linda Nochlin – Buy My Bananas, 1972, via pinterest.com

|結束藝術中的性別歧視將需要-教育

2014年毛拉·賴利(Maura Reilly)在6月刊《ARTnews》中引用了米科爾·希伯倫(Micol Hebron)的「畫廊理貨」項目統計,在當今美國以畫廊為代表的所有藝術家中,只有30%是女性。對照游擊隊女孩於1989年大都會美術館的當代藝術公開藏品中,女性藝術家的作品低於5%;2018年全球藝術市場在永久收藏的藝術品收購中,只有11%是女性比例來看,女性藝術家的問題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被提出來討論,但熱度總是短暫消退,對現實幫助並不大。

A 1959 Art History Class With Professor Linda Nochlin, Class of 1951, via vassar.edu

提出「為什麼沒有偉大的女性藝術家?」議題的44年後,琳達·諾奇林在《女藝術家:琳達·諾奇林》( Linda Nochlin)讀者專訪的摘錄(Thames&Hudson,2015年6月)中提到:就當代藝術而言「偉大」的整體觀念已經過時了,單一標準也是如此……「我認為,女性現在正在從事最有趣和最具創新性的工作……已沒有『女性風格』的跡象;正如某些本質主義、女權主義藝術評論家在婦女運動開始時所認為的那樣,沒有集中的圖像或必要的圖案和裝飾。各種各樣的媒介,流派和样式標誌著當今的女性作品。對我來說,這很重要。女人可以按照自己的方式做自己想要的事情。」

著名的藝術史學家,致力於藝術的女權主義者琳達·諾奇林Linda Nochlin)於2017年10月29日去世,享年86歲。回顧她長達六個十年的職業生涯,我們不禁對她的一生感到強烈的敬畏。

她認為,女性必須從教育時期便開始意識到自己的成就。以往女性在沒有長大成人便要接受專業且嚴厲的批評,在藝術的世界,自信和接受批評的能力對成功至關重要。她很高興時代的推演讓女性拒絕作為受害者或支持者的角色,開始學習重新考慮自我的立場基礎,並為今後的戰鬥加強基礎。

圖文資料/artne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