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事廳|雖是陳腔濫調,但我追求的就是一個爽:藝術家呂英菖的收藏


「 一窺藝術家的藝術收藏 」專題第二章, 藝術家呂英菖的收藏。

2009年,自嘲從小到大不曾拿過獎狀的呂英菖,以原始大膽、鮮明強烈的視覺造型與色彩來描繪個人記憶情感乃至於內在的糾結與對抗的創作,一舉拿下首屆「GEISAI TAIWAN」評審個人獎──村上隆獎而正式出道,自此成為台灣藝術圈的一個異數。然而,更多人不知道的是,在成為藝術家之前,呂英菖就已經是收藏家以及藝術空間「小巴廊」的負責人,而被熟識的朋友暱稱為「小巴」。

張禮豪,呂英菖
呂英菖的創作深受非洲部落藝術影響,擁有鮮明強烈的視覺風格。圖/呂英菖

呂英菖2019年作品《草莓森林裡的冒險》。圖/呂英菖

因為家中經營裝裱與藝術經紀買賣,讓呂英菖從小就有機會跟著父母四處走看,即使當時連非洲的地理位置都沒有概念,卻因為被部落藝術樸拙而充滿童趣的造型所深深吸引,在十六歲時偶然買下了自己生平的首件非洲面具收藏,自此一頭栽入這個充滿原始之美的神秘黑色大陸,非但在情感上獲得了他人所無法想像的滿足,後來還成立了「小巴廊」這間在台灣少見,以推廣非洲部落藝術為主力的畫廊,讓生活在海島的你我得以就近聽聞到自遼遠開闊的草原上傳來的野性呼喚。

呂英菖經營的「小巴廊」,是台灣少見以推廣非洲部落藝術為主力的畫廊。圖/呂英菖

深具系統與規模的非洲部落藝術收藏之外,呂英菖的收藏癖同樣體現在當代藝術上面,只不過就他自己看來,似乎沒有邏輯可言。他表示,「對我來說,收藏是一件很爽的事,如果真要問我怎樣決定是否收藏一件作品,答案再陳腔濫調不過,就是看自己是否真心喜愛。」因此,也沒有媒材的限制,無論風格是抽象或具象;成熟的藝術家也好,不知名的年輕創作者也好……都有可能在某一點上打中他。或許正是如此,每一件收藏他都能分享自己欣賞之處何在,真切地體現了對於藝術的熱愛。

認真追溯起來,呂英菖第一件收藏的藝術創作是其高中同窗好友蘇修賢的《四點鐘》。他認為這件作品深刻地描繪出青春時期對於生命的徬徨,即使現在還是帶給他很大的內心衝擊。另如葉子奇1991-1992年的作品《這是一個尿壺─後杜象》既是向杜象(Marcel Duchamp, 1887-1968)致敬,又將杜象的現成物概念再挪移回到平面繪畫上頭,不但改變了圖像語言的認知,也展現了高度的精神性,在藝術家的作品中可說絕無僅有。也是如此,一當這件作品好不容易在拍賣會中現身,呂英菖毫不遲疑地進場積極競舉,終於將之迎回家中,至今始終高掛在工作室的牆上。其他包括蔡國強《生命曆》、邱亞才《少婦》、司徒強《飛一》等件,也都是他自拍賣會上斬獲而來。

呂英菖第一件收藏的藝術創作是其高中同窗好友蘇修賢的《四點鐘》。圖/呂英菖

葉子奇1991-1992年的作品《這是一個尿壺─後杜象》是呂英菖私心最喜愛的作品之一。圖/呂英菖

蔡國強1994年作品《生命曆》。圖/呂英菖

司徒強2004年作品《飛一》。圖/呂英菖

此外,透過「EXCHANGE──交換計劃特展」,呂英菖提供所藏的非洲部落藝術作品,邀請有興趣的藝術圈朋友以各種類型的創作來交換並且舉辦展覽,達到一個雙贏的局面,幾年累積下來也讓他的藝術收藏變得更加豐富多元。假以時日,他將成為收藏最豐的台灣藝術家也說不定!

「EXCHANGE──交換計劃特展」邀請有興趣的藝術圈朋友以各種類型的創作來交換呂英菖所藏的非洲部落藝術作品,並且舉辦展覽,達到一個雙贏的局面。圖/呂英菖

作者/張禮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