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妖公主的歌— 片山真理的布手腳


海妖公主片山真理布手腳

海妖公主被浪潮推上沙岸,攤躺著,離開了水域眼神卻依舊高傲,她沒有雙腳,只有數十隻剪刀般的蟹足彼此雜亂地交疊,上面綴滿了蕾絲布、海貝、珍珠串、碎鑽,散發著一種憂鬱的邪氣美⋯⋯

海妖公主片山真理布手腳

片山真理(Mari Katayama)在出生時便罹患了脛骨的半肢畸形,她沒有能支撐身體重量的縱向小腿脛骨,九歲時便截去了右腳掌以及左小腿,此外,她的左手缺了三根手指,剩下的兩隻手指根部肥厚,而指尖向內彎曲,像極了蟹螯。

螃蟹女的怪異模樣,讓片山真理年少時便不相信語言,因為她對師長的求助與同學的溝通總是失效。片山真理開始在自己的義肢上畫圖,有的同學開始對她的圖畫感到好奇,開始有了交流,而有的則是感到奇怪反而不敢再欺負她,藝術成為她蟹殼般的庇護所,保護她不被霸凌的礁岩重重劃傷。

「對我來說,藝術是一個梯子,帶我跨越不思議之牆,或是一枚炸彈,摧毀不可逾越之牆。」

片山真理在東京藝術大學時便開始縫製布料與填充物的手腳,一開始片山真理按照自己被截去的腳的比例來製作,用花布縫製,棉料填充,擺放在她的截肢處拍照。幻肢症是一種人的身體部位被人工截斷後,會產生的感覺病症,讓人以為原先的手腳還在,片山真理就曾提到他時常會感覺到自己的截肢處會搔癢,讓她覺得腳掌未曾被截斷。

幻肢症的原因複雜,一般醫學認為是大腦神經區塊的問題,而就藝術上來說,片山真理的的布手腳軟綿綿的,並不具有實際的行動作用,她的創作比起單純身體殘缺的補足,更像是心靈上的「補完」 ,身體與心靈的缺憾其實是密不可分的,我們常常將身體與心靈區分為容器與內容物的關係,身體只是一只裝著靈魂的瓶子,但真的是這樣而已嗎?

英國哲學家吉爾伯特·萊爾(Gilbert Ryle)1949年的著作《心靈的概念》(The Concept of Mind)中,就曾提到:

「即便人體是一部引擎,但它可不只是部普通引擎,因為它的某些運作機能是被其他的內部引擎主宰著的。它不可見,不可聞而且沒有體積或重量。」

萊爾認為,人的身體不僅僅是一個容器而已,它也有自己的意識,日本小說家吉本芭娜娜的著作《身體都知道》,書名就開宗明義告訴你,我們的身體其實隨時隨地都在映射著自身的情緒,唯一的差別就是我們有沒有去感知,片山真理藉由她創造的填充手腳感知著自己的身體與心靈,在藝術中獲得能量。

隨著創作層次與細膩度的提高,片山的布手腳不再只是一種填補,她開始大量製作,將這些手腳披掛在身上拍照,也她依照自己左手的蟹螯狀手掌,製作了一個大型的填充手,有時將它當成自己的下半部身體,也時候抱它,像是孩童依賴著,原本受人嘲笑的蟹螯手,變成了藝術的武器,讓片山有戰鬥的能力。

大多的身體障礙人士光是為了正常行動,就耗費了全部的心力,裝飾對他們來說是一個奢侈,甚至從未想過,而片山認為,身障者除了活著,理所當然也有追求美麗的權利與能力,為此她練習了如何穿著高跟鞋義肢,拍攝成照片。

她藉著自己的螃蟹手為出發點,將自己的頭髮,以及具有海意象的貝殼、珍珠加入填充,布料也增加了許多蕾絲,上面甚至有許多晶亮的小碎鑽,巨大的螃蟹手裝載了片山真理的生命意念,在2017最新一期個展的裝置作品中,她的海妖世界從自我內在的補完,擴張到了外面的世界,海貝、珍珠、髮絲突破了蟹螯的形狀,被片山裝入絲襪般的袋子,垂掛在網上。

片山真理柔軟的布手腳與蟹螯讓她在大浪裡來去自如,海妖公主在大浪裡依舊演出著奇異魅惑的歌聲,將路過的旅人,都引入她的網與空間。

 

撰文/許兵慰

在湛藍的海洋底下有著怎樣麼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