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有點懶惰且雜亂無章,插畫家Molley寧靜溫暖地牽起觀者的心


pastedGraphic.png

英國薩默塞特的插畫家Molley May在倫敦經歷了一段如她所言「非常嚴峻的2020夏季疫情大流行」後,終於返回家鄉享受鄉村的寧靜與安寧,而她的插圖雖看來有些隨性、有些簡單,卻與鄉村田園同樣療癒人心。

pastedGraphic_1.png
pastedGraphic_2.png

Molley認為自己未能完全理解插圖(illustration)世界的本質,因此「相當隨機」地決定在大學學習該主題。她說:「我不確定我對當時的情況是否有足夠的了解,但我認為與美術(fine art)或繪畫(painting)相比,它對我來說更容易獲得。

Molley是看動畫電影和閱讀兒童讀物長大的,相較於和她生活關係極其細微的美術館和藝術史,動畫和童書啟發她更多的創造力。她說:「我喜歡插圖的廣泛面向,它幾乎不會受到什麼阻礙。」插圖的本質是更容易接近和理解的,相較美術領域沒有那麼驕傲自負。Molley沉醉於媒介的多樣性:「我看到有些插畫家用鉛筆畫畫,也有插畫家做地毯。」「我認為它有一種頑皮但不笨拙的性質,感覺很自由。」

pastedGraphic_3.png

Molley發現這種空靈,不受限制和無法預測的精神似乎是她作品的核心,她坦率的眼包裹著豐富的性格和天生的溫柔本性。「我目前的做法是基於繪畫和觀察,」Molley解釋道:「我一直以傳統的方式工作,並且大量嘗試材料和製作標記。」 這樣的特色在她充滿活力和人為表現的插圖上顯而易見,表明了她的作品十分個人,幾乎是傳記性的。不過,Molley的作品亦充滿了幽默感和喜悅感,寧靜而溫暖的感覺總靜靜填滿觀者胸臆。

pastedGraphic_4.png
pastedGraphic_5.png

Molley使用沾水筆,借助該工具的流暢性和簡單性,使她能夠製作出令人讚賞的、精簡的場景,憑藉她的本能和技巧,創作出原始且精美的插圖。「今年有一個網友跟我說,我的作品看起來很懶惰。不過這樣的言論,反而促使我嘗試畫出最懶惰的作品。」

pastedGraphic_6.png

Molley的作品通常都不屬於商業性質,包括她的獨立畫作、以及可折疊的小冊子。「我試著讓這些作品不要那麼直線性,我喜歡觀者有自己的想法,他們可以用跟我我完全不同的角度看待這些畫。」她強調她的人物和靜物畫充滿了含糊不清的情緒,人們可以自由詮釋,讓想像力主導一切。

pastedGraphic_7.png
pastedGraphic_8.png

儘管Molley的作品乍看之下「有時會有些雜亂無章」,但她經常回扣到相同的主題,經常使用繪畫治療式地理解自己的經歷和感受。她解釋:「我對自我和人際關係非常感興趣,特別是了解我們是誰,以其他人對我們的了解。」或許可能看起來十分抽象,但能夠令其他人在她的作品中「找到屬於自己的聯繫」,Molley感到非常高興。

pastedGraphic_9.png

圖文來源/It’s Nice T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