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事廳|荷蘭國家博物館「所有的林布蘭」特展


2019年是十七世紀荷蘭畫家林布蘭(Rembrandt van Rijn, 1606-1669)逝世350週年,為了紀念這位舉世的天才藝術家,荷蘭國家博物館(Rijksmuseum)自2月15日至6月10日推出「所有的林布蘭」(All the Rembrandts)特展,將館藏22幅油畫作品、60幅素描和300多幅版畫一起展出,未知是否絕後,但肯定堪稱空前。

王靜靈,荷蘭畫家林布蘭(Rembrandt van Rijn, 1606-1669)
「所有的林布蘭」展場一景。圖/荷蘭國家博物館

除了名聞遐邇的《夜巡》、《馬滕.索爾曼和奧普金.科皮特肖像》、《猶太新娘》等大幅林布蘭的畫作外,荷蘭國家博物館也是世界收藏林布蘭作品最多的博物館,為了解林布蘭的藝術作品提供了最具代表性且全面的概述。從早期的《青年自畫像》到晚年的《作為使徒保羅的自畫像》,這些作品貫穿林布蘭的一生,涵蓋了林布蘭所有時期、不同風格的作品。這個展覽為觀者提供了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從各個不同視角和面向來理解這位命運跌宕,有著精彩一生的天才藝術家和他的作品

鎮館之寶──林布蘭1642年完成的《夜巡》(Night Watch)一作 將從今年夏天起進行現地修復,並透過網路同步全球直播。圖/荷蘭國家博物館

鎮館之寶《夜巡》則原封不動,還是陳列在館內榮譽畫廊(Gallery of Honor)的中心位置,這是此件作品自1885年建館以來的專屬位置,從來不曾改變。即使今年夏天起,館方將對《夜巡》進行修復,也不會移動此作,而採取現地修復的措施,並透過網路同步全球直播。以外,《夜巡》除了是林布蘭尺幅最大的作品,也是今日標誌著林布蘭繪畫藝術的巔峰之作。有趣的是,這幅作品最初完成時,卻是一件「令人失望」的作品。1639年初,林布蘭應民兵射手連隊的隊長法蘭斯˙班寧˙寇克(Frans Banningh Cocq)之請,為其連隊繪製一幅群像畫。委託人原先期待的是展現這幅該連隊十八人光榮紀錄的團體肖像,但在林布蘭的畫中卻畫了三十一人,大部分畫中的人物,不是被遮住一半,就是在畫面的背景中或臉部被陰影遮蓋。為了藝術上的突破,林布蘭在畫作中添加了許多「臨時演員」來讓構圖更為生動,這與當時群像畫要求每個人物姿勢皆需要展現人物優點的看法衝突。雖然這幅作品在完成時並不令委託人滿意和理解,但歷經了三百多年時光,證明了林布蘭「不落俗套」的藝術表現和他「離經叛道」的藝術天才。

「所有的林布蘭」展透過不同的主題來探索林布蘭的生活和藝術。展覽的第一部份呈現他作為青年藝術家的職業里程碑,展出館藏林布蘭的所有自畫像。在沒有手機可以自拍的時代,林布蘭在他的一生中創作了極多的自畫像,觀者在面對作品時,就像是從林布蘭的肩膀後方,看見他所面對凝視著的在鏡中反射的自己。細細品味他各自不同的自畫像,便能看見這位才華出眾的藝術家的成長軌跡。

《青年自畫像》(Self-portrait) ,約1628。圖/荷蘭國家博物館

《躺著的獅子》(Reclining Lion) ,約1650。圖/荷蘭國家博物館

《作為使徒保羅的自畫像》(Self-portrait as the Apostle Paul) ,約1661。圖/荷蘭國家博物館

展覽的第二部分重點介紹了林布蘭的周邊環境和生活中的人們。在他年輕的時候,林布蘭透過畫他的母親、家人和朋友們的肖像來鍛鍊他的技藝,因此他的親朋好友也常常成為他畫作裡人物的模特兒。甚至在他第一任妻子莎士奇雅(Saskia)臥病在床時,他也不忘速寫描繪她的病容。林布蘭對他所生活的世界有著極大的興趣,並著迷於對周遭環境進行極為細緻的觀察,無論是販夫走卒或是路上的乞丐等等,也都悉數成為他筆下所描繪的人物。他同時也是一個極富說故事能力的藝術家,透過精心設計的構圖,在他的藝術作品中所呈現的神話或聖經故事,比同時代的其他藝術家都更別出心裁,那些為人所熟知的文學經典,在他的畫筆述說下,顯得更富戲劇性且精彩生動。

《馬滕.索爾曼和奧普金.科皮特肖像》 圖/荷蘭國家博物館

《 猶太新娘》 (Jewish Bride),約1665-1669。圖/荷蘭國家博物館

在展出的近400幅作品中,觀者還能看到這位天才藝術家對藝術所做的各種不同嘗試,包括以不同的印製方式和紙張印刷版畫、或者是對印度細密畫作品進行的臨摹還有他在油畫上極具實驗性的筆觸以及微妙的色彩和光線效果。走進「所有的林布蘭」展,就如同走入數百年前林布蘭所過的生活;透過他的藝術作品,觀者看到的是林布蘭所見的世界。對全世界的愛藝人士而言,如此機會短時間內絕難再有,就讓我們與林布蘭相約一見!

作者/王靜靈